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中国小说网 > 穿越历史小说 > 将军别逃,榻上请最新章节

第504章 大结局(五)

将军别逃,榻上请 | 作者:血色玫瑰 | 更新时间:2018-10-28 00:21:53
推荐阅读:福晋难为:四爷,求休战贴身神医晚明霸业三国之超级霸主医宠成欢:御兽狂后抗日之烽火连天神奇牧场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隋炀也是帝旅明
chinayoyu.com
    “现在不但连我的身体,包括我的神识,都已经在消失,对不起,我不得不消失在你的眼前,我本来想远远的走开去,找一个你看不到的地方去做这样一个自我了结,我不知道怎么跟你道别,很快我也会什么都不知道了,我对不起你,没能陪着你。”

    小翠想要和小红在一起,这是真的。只是小翠再没有心力去等待和追寻,也许小翠爱夙璃,就像在爱着另一个自己,总是寻求那个最不合适自己的,这样小翠就不会伤害到小红、她最想要的她。

    飞升族人都是易早夭的命,小翠不能再拖累好不容易得了人身的小红,可是现在都无所谓了,小翠之所以随众人进得宫来,也是想要最终陪小红一起,这样共同走在路上,她们就都不会孤单了。

    这个时候一直沉睡着的夙璃,却突然发生了变化,所有的力量都开始重新汇聚,凝结到了小红和小翠身上,就在夙璃失去力量的那一刹那,夙璃清醒了过来。

    这样的她和北宫鹄面面相觑,仿佛夙璃穿越过来,第一次和他见面时候的情景,即使人生若只如初见,初见之后的交错而行,总是使人一再心碎,这一次,她但愿他们不要再次错过。

    “好想你,我太想你了,我们再也不要分开了好吗?”小翠拉住重新获得力量得了人身的小红,对她说:“别离开我,我再也经受不起了。”小红什么都没有说,她们只是紧紧的抱住彼此,拼尽一切。

    生活并不只是散乱庞杂的重重地打击在每个人身上,不得解脱。

    第一轮里,残血获胜,司徒隽就已淘汰出局,他耐不住性子,想要让暗卫们袭击在场所有的人,反正他们都没带武器。夙翎劝他按奈住性子,和他一起坐在一旁,静观其变。

    司徒隽为了借用天渊阁的势力,在进宫之前,又从郡王府回到了夙翎身边,甚至还和她成了婚,她却曾经不止一次问过司徒隽说:“你喜欢的是我,爱的是夙璃,却最终不得已和我结了婚,我是应该感到庆幸呢,还是独自忍受着与你在一起,却不得不啃食孤寂的苦果,你回答我。”

    夙翎推着一动不动的司徒隽,他往往鼾声大作,她不得不在无奈之下淌下两行眼泪,翻过身去背对着他,试图入眠。

    当司徒隽感受到夙翎背过身去之后,睁开了眼睛,双眼中除了迷茫,却也呈现出了些许的漠然,这样难以猜解的内心谜案,还是不要触碰了。

    “你到底爱的是我还是她?”虽然夙翎心中早已有了答案,最终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司徒隽拒绝回答。

    两人之间的痛苦此时凸显了出来,再也没有办法弥合,他们暂时分床而睡,可还是在同一个天渊阁,接下来一年里成婚过后,催婚的内容又会转换成为逼问生小孩,为此他们不得不提前做准备、即使夙翎还没有想清楚如何在事业和小孩之间做选择。

    可是夙翎很担心,如果她没有按照亲人朋友的要求那样做,恐怕她在他眼里唯一的价值都会消失,那么她连提出这样一个质问他爱谁的问题,无论是从出发点还是在资格上,统统都消失了。

    如果说这一年里夙翎最明显的变化是什么,恐怕就是对于生小孩这个问题上,如果家人亲戚朋友的意见那么重要,如果她宁愿用生小孩来拴住他。

    当夙翎产生这一想法的时候,司徒隽察觉到了,不知道为什么,那是他第一次对她产生了一丝抑制不住的厌恶,哪怕是在家中,分明也是分床而睡,他也宁愿尽量呆在他还瞩意的阁女那里。

    正在这个时候,暗卫们的集合完毕,所有的一切都在秘密运作中蓄势待发,司徒隽能够将进攻皇位进展下去,使得他暂时从家庭关系中摆脱出来、或者哪怕至少只是转移了一下注意力,也使得他不由得放松了许多。

    司徒隽真的是很难想象,如果夙翎不操持阁务了,留在家里生小孩带小孩,他怎么能够回家去面对她?

    孩子终究只是个现实的累赘,和老人们对下一代的期许一样,都只是沉重的负担,并不仅仅是指经济意义上的,更多的是心理负担,一种沉重的、体现死亡意志的压制,以婚姻的形式。

    “不要让我走,求求你允许留下来,我答应对你什么企图都没有,行吗?你就当我是个家具。”郡王夫人终于还是忍不住司徒隽的冷眼,亲自来到天渊阁中求饶了。

    “家具也有更新换代的时候,你走吧,从一开始你我都知道,我的心在老郡王去世前那一刻已经死去了,我连对你我之间生下的女儿,都没有办法分出任何情感,你为什么还要抱着一个死人过活?”司徒隽毫不留情的将郡王夫人赶了回去。

    “原谅我,”司徒隽在心中默默的说:“我并不是冷酷无情,我只是情感无能,这样的我对你非但毫无用处,而且会成为你一生中最大的累赘。”

    “我知道你又会想说你是为了我好,我很害怕你提到好这一个字,你我都是本朝人,只要是本朝人,浑身上下就没有什么是不好的。”冷眼旁观的夙翎看着郡王夫人离去的背影,从旁插话了。

    本朝连家中有人生病或去世,也要结个婚、美其名曰冲个喜,司徒隽口中所说的好,若只是想要打发她走的话,那她求求他、无论他对她怎么样,只要让她留下来、留在他身边就好。

    “求你了、我求你。”夙翎这最后一声打动了司徒隽,使他想起老郡王临终前最后不舍的神情。

    夙翎带着终于对她动了心的司徒隽,离开了京城,也不再回到天渊阁,不知所终。

    北宫鹄和夙璃以及皇太后亦在决斗之后,归隐山林。残血守着依旧昏迷不醒的红叶,回到了她曾经深爱的丛林。

    既然在场已没有人再想玩皇位的游戏,大庆五十一年,三皇子司徒皓登基。
将军别逃,榻上请最新章节http://chinayoyu.com/jiangjunbietao_tashangqing/,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帝国神纪睦宋印加悲歌凰权谋术扫码仙途大明职场金甲黄沙西施故事河州遗恨大唐青莲
chinayoy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