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中国小说网 > 穿越历史小说 > 明王首辅最新章节

第553章 暗流涌起(两张合1)

明王首辅 | 作者:陈证道 | 更新时间:2018-11-07 04:04:44
推荐阅读:福晋难为:四爷,求休战贴身神医晚明霸业三国之超级霸主医宠成欢:御兽狂后抗日之烽火连天神奇牧场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隋炀也是帝旅明
chinayoyu.com
    海岛无疑是个看日出日落的好地方,此刻徐晋就在站在东沙岛的最高处,带着咸腥气息的海风迎面吹来,一颗丹红的夕阳静静地悬浮水天相接处的海平面上,霞光万道,画面美不胜收。

    岛南边的码头上,一百多名海盗俘虏正在五百营悍卒的驱策下,加高加固岛上的防御工事。正所谓有备无患,把准备做足总不会有错。

    朱纨身量高大,披着满身的霞光行了上来,将一本账本递给徐晋道:“子谦兄,山洞中的物品已经全部清点记录在册,若加上那些金银,估计总价值达到三十万两之巨。”

    徐晋接过账本随手翻了翻,不由感慨道:“这江南果真是富庶之地,前年国库入银不过400万两,皇上天天为银子发愁,没想到区区一个海盗窝便挖出三十万两银子,若是再多剿灭几伙海盗,一年的国库收入岂不就有了。”

    朱纨郑重地道:“子谦兄此言差矣,国库收入来源于赋税,这才是长久稳定之计,又岂能依靠剿匪缉盗所得,更何况盗寇之财货亦是从百姓手中劫掠来的,盗寇劫掠所得越多,那么百姓越贫苦,百姓越是贫苦,国家便越积弱,百姓丰足,国家才富强啊!”

    徐晋笑了笑道:“所以更应该花大力气把盗倭寇剿灭,二者并不冲突。”

    朱纨苦笑道:“若是能把盗寇都剿灭无疑是最好的,但纵观古今,又有哪个朝代真正能把盗寇都根除掉的。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譬如那些不法商人士绅,为重利所诱,冒着抄家杀头的危险也要违返国法,与海盗倭寇狼狈为奸,走私货物谋利。”

    徐晋心中一动道:“那么子纯兄可有良策解决倭患和走私?”

    朱纨看了徐晋一眼道:“我听说子谦兄曾在朝会上提出解除海禁,允许民间与海外通商,这其实不失是一个好法子。倭国人所需无非是我大明的货物罢了,不能通过正常的买卖取得,于是转而为盗,大肆抢掠,也导致了走私泛滥。

    正如大禹治水,堵不如疏。若是我大明解除海禁允许民间互贸,问题便可应刃而解了,不仅可以大幅增加商船税收入,沿海百姓亦可多一份生计来源。可惜朝堂上的衮衮诸公不识民间疾苦,只懂墨守成规,可悲可叹也!”

    徐晋颇有点意外,他早就听说朱纨一直严格执行朝廷的禁海令,销毁了东台县的所有海船,没想到这位实际竟是支持开海禁的,微笑道:“没成想子纯兄的想法竟然与在下不谋而合,放心吧,开放开禁是大势所趋,历史潮流浩浩荡荡不可阻挡,相信不久后,我大明一定会解除海禁的,子纯兄不妨拭目以待!”

    事实上大明确在四十多年后正式解除了海禁,史称“隆庆开关”,不过,徐晋自然不会傻傻地等四十年多年,待扫除掉杨廷和这些绊脚石后,他便会着手推行解除海禁。

    朱纨深深地看了徐晋一眼道:“但愿吧!”

    徐晋笑了笑续道:“解除海禁乃大势所趋,但正如开门请客,总得先把家里收拾打扫干净,所以倭寇海盗还是要消灭的,要不然路上不安稳,客人也不敢来。而且倭夷之辈向来畏威不畏恩,不把他们打怕打服,又岂会循规蹈举地跟你做买卖?”

    朱纨深以为然地点头道:“子谦兄所言极是,不管是东洋人还是西洋人,绝大部份亦商亦盗,表面为商,暗地里却行劫掠之事。譬如去年在浙江宁波府劫掠的倭国朝贡使团,一路烧杀抢掠至绍兴府,无恶不作,连朝贡使尚且如此,更别说那些普通的倭商了。

    所以子谦兄要待在东沙岛上守株待兔,本官并不反对,但大人身为奉旨钦差,肩负重任,还是要多注意一下自身的安危。”

    徐晋从容笑道:“难道子纯兄对五百营的战力没信心?”

    朱纨耿直地道:“那倒不是,正因为下官相信五百营的战力,要不断然不会同意子谦兄留在岛上的,即使冒犯上官也要命衙差把你绑回去。”

    徐晋不禁哑然,心里泛起一丝暖意,笑道:“子纯兄放心,没把握的事我也不会做,最多三天,若是倭人不来我便回去,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本官处理,耽搁不得!”

    当下确实还有很多事情等着徐晋去处理,那批走私的火器来源必须查清,私铸铜钱的事必须彻查,清丈土地的工作也得开展了,估计夏言在扬州城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吧。

    另外,花魁大赛徐晋还是得赶回去参加的,主要是想听一听王翠翘谱出的《葬花吟》曲子,至于花魁最终将落谁家,徐晋并不太关心。

    当红彤彤的夕阳完全沉入大海,天色很快就黑下来了,徐晋和朱纨两人从高处走下,回到各自屋里用晚饭。

    山洞原是海盗头子陈思盼的私人禁地,而山洞附近建有数排房屋,乃其他海盗的住所,此时这些房屋已经被五百营的弟兄占用了,那些海盗俘虏只能在外面露宿吃海风。

    “老鄢,你小子吃饱了撑着是吧,在外面鬼头鬼脑的搞啥玩意?”

    徐晋吃完晚饭后,正与戚景通和谢二剑两人在屋里商量着事,老鄢那小子却在门外探头探脑地窥看,戚景通见状忍不住喝斥了一句

    老鄢那货嗖的把脑袋缩了回去,徐晋若有所思地道:“让他进来吧,估计是有事。”

    “你小子屁股都露出半边了,还躲什么躲,大人让你进来呢!”戚景通没好气地道。

    老鄢行了进来,尴尬地挠了挠头行礼道:“标下见过大人。”

    徐晋微笑道:“鄢浪,有事吗?”

    老鄢神忸怩地挠了挠屁股,谢三枪噗的笑道:“大老爷们能不能别这么骚气。”

    谢二剑奇道:“我说你小子今晚咋了?”

    老鄢咧了咧嘴支吾道:“属下……属下看中了一个女人,想求大人成全。”

    戚景通不由面色一沉,骂道:“王八蛋,你他妈的是不是没管住裤裆那玩意,把人家给睡了?”

    老鄢急忙摇头摆手道:“不不不,没有睡,俺就是看中了想娶回家当媳妇。”

    戚景通微松了口气,目光望向座上的徐晋,别看大人平时很好说话,一旦砍起人来却绝不手软,老鄢这小子若是犯了军规,说不得要脑袋不保。

    看着眼前神态忸怩的大头兵,徐晋既好气又好笑,皱眉问道:“你小子看中人家,人家看中你吗?”

    老鄢挠了挠脑袋瓜嘿笑道:“看中呢,大人要是不信可以把人叫进来问问,小雅就在外面。”

    徐晋挥了挥手道:“那就叫进来吧!”

    老鄢立即屁颠屁颠地跑出门去,转眼便领着一名年轻女子进来,徐晋看了亦不由暗赞鄢浪这小子眼睛毒辣,这个女子约莫二十岁,模样姣好,在那群妇人中算是最出挑的一个,身材亦是凹凸有致。

    “小雅见过钦差大人和两位将军。”此女行到跟前福了一礼,这淡吐举止显然不是普通民女。

    徐晋微笑道:“小雅姑娘不用害怕,实话实说即可,你真的愿意以后跟着鄢浪这军汉过日子?”

    此女红着脸偷看了老鄢一眼,羞涩地点了点头,老鄢这货顿时乐得合不拢嘴。

    徐晋点了点头道:“那行,就这么着吧,鄢浪,不过本官丑话说在前,你小子娶了人家就要对人家好,要是以日子过得磕磕碰碰,拿旧账说事,本官可饶不了你。”

    老鄢连忙摆手兼摇头道:“大人放心,标下以后绝对把小雅当宝一样宠着,像俺这种臭军汉能娶到小雅这种好看又知书识礼的婆娘,简直是走八辈子的狗屎运了,咋就能对小雅不好呢。”

    鄢浪这小子说的倒是真心话,普通军户在大明朝确实相当苦逼,要不然地方卫所的军卒也不会纷纷举家出逃。一般人家都不愿意把女儿嫁给军户,除非自身也是军户。所以说,像周小雅这种小家碧玉,要不是身陷贼窝被污了清白,哪轮得到鄢浪这种粗鲁军汉。

    看着鄢浪拉着到手的娇娘喜滋滋地行出去,戚景通不由打趣道:“小谢,瞧瞧人家鄢浪这小子多机灵,你也老大不少了,别总是顾着建功立业,也该找个婆娘成家了。”

    谢三枪笑嘻嘻地道:“我二哥的眼睛长在头顶上呢,也得是眼睛长在头顶上的姑娘才配得上我二哥。”

    谢二剑瞥了一眼道:“老四,你今年也成年了吧,要不二哥先给你挑一个?”

    谢三枪一指门外:“还是先管好你手下的兵吧,讨媳妇的又来了,瞧瞧他们的眼神,一个个跟发晴的猫似的。”

    徐晋抬头望去,果然见到好几个五百营的悍卒在外面探头探脑,不由有点哭笑不得,招手道:“都进来吧!”

    徐晋话音刚下,顿时呼啦地溜进来近二十人,敢情前面几个是探路的,大部队还躲在后面观风。

    戚景通禁不住脱口骂道:“你们这帮狗日的。”

    于是乎徐大钦差便又成了证婚人,撮合了二十几对新人,最后竟然连那四个南洋女人都有牲口收编了。听着四个南洋女人操着生硬的汉语说愿意时,徐晋亦不禁暗爆了一句狗男女,短短一顿晚饭的功夫就勾搭上了。

    其实仔细想想,当一群饥不择食的军汉,遇上一群忧虑下半生的失足妇人,彼此一拍即合也就不足为奇了,尤其是那四个南洋女人,身在异国他乡,举目无亲,能有个可以依靠的男人就不错了,哪还敢挑拣。

    倒是那几个大着肚子的妇人,还有两名倭国女人没人勾搭,毕竟那些军汉再饥不择食,也不可能心大到给别人养野孩子的地步。至于两个倭国女人漂亮归漂亮,但悍卒们似乎不怎么喜欢倭人。

    徐晋忙活了半个时辰才把这些发春的军汉打发走,用温水泡完脚后开始动手写信给老王。王守仁现在南京任兵部尚书,徐晋便打算请他秘密查一查那批走私火器的来源,好将军中那些毫无底线的卖国贼揪出来,这批害群之马的存在实在太危险了。

    第二天一早,当红彤彤的朝阳从海平线底下跳出来时,徐晋便命人把岛上的金银和货物装船,将由朱纨负责运回东台县城存放。

    另外,岛上的一百多名海盗俘虏也会随船押回东台县监狱,免得到时若跟倭商打起来时,还得派人手看押这些俘虏。

    “子谦兄注意安全!”朱纨朝徐晋拱了拱手便登上了蜈蚣船,怀中揣着徐晋写给南京兵部尚书王守仁的信件。

    徐晋从容地挥了挥手,两艏蜈蚣船便扬帆驶离了东沙岛,向着东台县方向驶去。为了保证两艏船的安全,徐晋派出了一百名悍卒随行护送。

    话说还没到中午,朱纨便率着两艏蜈蚣船在西溪巡检司的河口靠岸了。当一大车一大车的货物运进东台县城时,瞬时全城轰动了,盘踞在东沙岛那一伙海盗被剿灭的消息也随之不胫而走。

    当老百姓们奔跑相告庆祝时,那些本地士绅豪族却是如同坐蜡了。譬如号称郑半城的郑家家主郑世荣眼下便坐立不安,仿佛热锅上的蚂蚁,在这个阳春三月里,浑身衣服竟然都被汗湿了。

    “镇定镇定,老夫什么大风大浪没经过,肯定有办法的!”郑世荣在大厅内来回走着,一边自我安慰。

    原来徐晋在东沙岛上缴获的货物,至少有两成是郑家的,那可是价值几万两的货物啊,郑世荣刚是想想都心疼得哆嗦。

    当然,财物损失倒是次要的,郑世荣最担心的是事情败露,那么他郑家最好的结果也是抄家流放,严重点还得被杀头。

    郑世荣正惶惶不可终日时,一名下人急急忙跑了进来,凑到他耳边低语了几句。郑世荣面色一变,急忙道:“快请他进来。”

    很快,一名背着药箱的中年男子便行色匆匆地走了进来,正是那名给海盗头子陈思盼治伤的马大夫。

    “马大夫,听说你也跟着钦差去了东沙岛,陈思盼叔侄还活着吗?有没有被捉官兵抓倒?”马大夫还没坐落,郑世荣便急切地追问起来。

    马大夫面色凝重地答道:“陈东逃了,不过陈思盼被抓住了。”

    郑世荣的老脸刷的白了,颓然地跌坐在座位上自语道:“完了完了!”

    马大夫轻咳一声道:“郑老爷不必过于惊慌,那陈思盼虽然被抓住,不过受了重伤,一直处于昏迷当中,到现在还没苏醒过来,能不能活还未可知呢。”

    郑世荣闻言顿时还魂了一般,长吁了一口气道:“老马,差点被你吓死了,咱说话能不能别留半截。”

    郑世荣说着轻松地喝了口茶,他向来只跟陈思盼叔侄单线联系,只要这两人不把他供出来便可保无碍,即便朱纨能从货物中查出些许蛛丝马迹,自己不承认他又能奈何?大不了就说是被海盗抢走的。

    马大夫瞟了郑世荣一眼,低声道:“郑老爷万勿掉以轻心,陈思盼未必就醒不了。”

    郑世荣双眉一挑,不解地望向马大夫道:“陈思盼经你之手治伤还能活?”

    马大夫苦笑道:“那钦差大人不好糊弄啊!”

    郑世荣刚放下的心不由提了起来,沉声问道:“是不好糊弄,还是不敢糊弄?”

    “鄙人本来是想动手脚的,不过钦差大人一直在旁边盯着,还特意让鄙人给陈思盼的伤口清洗消毒,并且缝合了伤口,最后还喂了一小片老参吊命。”

    郑世荣禁不住哆嗦了一下,因为那几株老山参就是他的货物之一,没成想竟成了陈思盼的救命药。

    “老马,一定要搞死陈思盼,夜长梦多,赶紧想办法搞死他。”郑世荣阴冷地道。

    马大夫苦涩地摊了摊手,郑世荣死死地盯着他道:“老马,别忘了那批药材中也有你的一份子,若是陈思盼把老夫供出来,你也跑不掉。”

    马大夫无奈地道:“钦差大人派了四名锦衣卫专门看守陈思盼,鄙人根本没机会下手啊。”

    郑世荣听闻“锦衣卫”三个字,面色不由白了几分,尽管自从新帝登后,锦衣卫和东厂都收敛了,但依旧凶名在外啊,普通老百姓提到厂卫都心惊胆战。
明王首辅最新章节http://chinayoyu.com/mingwangshoufu/,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帝国神纪睦宋印加悲歌凰权谋术扫码仙途大明职场金甲黄沙西施故事河州遗恨大唐青莲
chinayoy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