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中国小说网 > 科幻灵异小说 > 虐仙记最新章节

第625章宝象

虐仙记 | 作者:逆苍生 | 更新时间:2018-11-10 00:00:03
推荐阅读:最强大师兄星际法师行网游之剑破地球刑凶我老板是阎王都市阴阳仙医主神培养基地碧溪传人之邪体天唐锦绣历史背后有个鬼
chinayoyu.com
    nbsp;   薛冲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他,他当然知道此事青夜尊者心中的感受,恐怕受不得半点的刺激,否则的话,也许就会立即杀人。

    青夜尊者神色灰败,有点踉跄的往外走去。以他这样的高手,即使是断了一手一脚,行动也不会如痴迟缓,显然,他已经真正的陷入其中。

    “等等。”薛冲的声音很轻,但是薛冲却是以心灵力的方式向他说出这两个字的。

    青夜尊者停下,哈哈大笑:“说吧,你想要老夫做什么?”

    薛冲心中暗暗佩服,果然不愧是高手,居然一点也没有耍赖的意思。

    薛冲就立即说道:“很简单,只要你答应替我做三件事情。”

    “这么轻松?”

    薛冲冷笑:“你还没有听我说是什么事情,怎么知道就非常轻松,也许你一件事情也未必能够完成呢?”

    青夜尊者笑:“不管怎么样,你没有提出要我加入神兽宫这样的要求,我算是感谢你!”

    的确,这样的要求,龙日月在很多年之前曾经向他提过,但是被他拒绝啦。

    薛冲笑:“您是祖师爷的朋友,我的长辈,我岂会让你为难?”

    “说吧,是哪三件事情?”他有点迫不及待地样子。

    薛冲就道:“你先去做第一件。等你有命回来的时候,我会告诉你第二件。”

    青夜尊者冷笑:“那第一件是什么?”

    “第一件事情,我要你向我赔罪。”薛冲像是轻描淡写的说道。

    “什么?”青夜尊者就想作,但是终于耐住性子,“好,我赔罪,可是我不知道我究竟是什么地方错啦。”

    “你一来到大殿之中,晚辈以礼相待,但是你却要打我的耳光,若不是晚辈躲得快,恐怕早已经不明不白的中流你的暗算,这难道不是你失礼?”

    青夜尊者一张黑炭也似的脸上显现出真正的不屑,不过随即一笑:“好,算是老夫为老不尊,老夫向你赔罪!”

    笑。连血衣长老在内的人,都露出欣慰的神色,终于出了这一口恶气。要知道,在自己的家中被人欺负,那种感觉,的确是窝囊,而青夜尊者是龙日月的朋友,自己等人摆明了是不能凌驾在他之上的,本来只有忍气吞声的份儿,但是想不到的是,薛冲却能让这桀骜不驯的老者给他道歉,当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啦。

    青夜尊者心中想的是,哼,这虽然有点难堪,可是既然已经输啦,再难堪的事情已经经历过啦,这点其实也算不了什么。

    “第二件是什么?”青夜尊者眼神冰冷的问道。

    “第二件事情,就是要你去替我杀一个仇人。”

    “是谁?”这一点,早就在青夜尊者的意料之中,所以并不吃惊。

    “是元璧君。”当薛冲说出这话的时候,老龙高声的叫了起来,薛冲这小子,还是够意思的,并没有忘记了自己的血海深仇。

    呼啦,青夜尊者的身形,倏忽之间消失不见,显然是去办事去啦。

    血衣长老似乎意犹未足:“掌教师兄,我们应当让他去杀风悬羽或者是庄不周,无数年这样白白的便宜了他?”

    薛冲笑,问血滴子、刘七等人:“你们也是和他同样的想法?”

    “是啊,血衣长老说得对,掌教师兄大仁慈啦,为什么要这样白白的便宜他?”几乎所有人都叫了起来。

    薛冲就道:“其实,我这并非是在便宜他。你们想想,我若是让他去杀庄不周,去杀柳清风,他就只有死的份儿,而且以他的身份,我们又不能逼着他和我们在圣宫之中契约,到时候他一旦背约,我们也哪他没有办法,不如派一个轻松活给他,算是让他完成任务。”

    众人拜服。薛冲果然是深谋远虑,居然连这些都想好啦。

    但是血衣长老心有不甘:“这样的高手,不能网罗到圣宫,毕竟是一大憾事。”

    薛冲颔:“的确。祖师爷也要我尽可能的留住青夜,可是事有轻重缓急,在这样的时候,我们不能一次就要得太多。毕竟,此人的性子十分执拗,以我估计,此人只有在迫不得已的时候,才会愿意进入我神兽宫。即使勉强让他同意啦,也不能对我神兽宫真正的忠心,一旦受到别派的高官厚禄,立即就会叛变,不如利用算啦。”

    血衣长老眼中露出赞赏的光芒:“掌教师兄所说极是,高明。”

    ——————

    老龙哈哈大笑:“小子,你不过就是要使得青夜尊者和太上魔门结仇,既去杀元璧君,替我报仇,又达到你的目的。事情若是成了,则青夜尊者就越是靠近神兽宫一步,下一步,你该是让他去替你杀一位悬浮宫的高手。到时候,青夜尊者除非是不想晋升,否则话,就必须得进入神兽宫之中,接受册封。”

    薛冲微笑:“老龙,我就知道我的任何计谋,都未必可以瞒得过你。”

    “哼。小子,你是我教出来的,你难道可以强过师傅,真是笑话?”

    薛冲笑笑:“老龙,你也不用言之过早,师不必强于弟子,弟子不必不如师,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我们走着瞧!”

    老龙大骂,薛冲忽然吼了起来:“老龙,若是你再敢对我无礼,我就叫青夜尊者立即停止对元璧君的行动。”

    老龙愕然,忽然十分艰难的忍住口中的脏话:“|我,我错啦。”

    ————————

    就在这个时候,薛冲接到一道奇怪的符信:“快来救我,要是您救了我,我从此、、、、、、和我的兄弟都归顺于您!”

    秦中智。薛冲的心中剧烈的一震,这人可是长生境界之中第二重不灭境界的强者,怎么可能被人被人欺负成这个样子?

    要知道,以前的秦中智,已经是三大教门的掌教也未必能追捕到底角色,武功强悍,隐蔽的功夫更是强悍无比,而当时他的武功,还仅仅是通玄第十重涅磐的境界。自从哦你他占据天桐城之后,更是获得了不知道多少的资源,这才使得他晋升到长生第一重的境界不说,还因为得到天桐城之中许多不知名的珍宝,服用之下,居然在不依靠灵脉的基础上,晋升到了长生第二重不灭的境界,这是一个伟大的成就。

    自从上一次他接受薛冲的六千万血印丹,替薛冲打掩护之后,薛冲已经把他看成朋友。不过那一次,他差点就死在祖黄泉的手。

    秦中智这个长生第二重,可以说是畸形的肉身第二重,并非是吸收到足够的高等灵气形成的,说穿啦,是用无数的资源堆砌而成的,被更高的对手击败,境界甚至都会跌落很多。

    看来,自从经历那次生死之交之后,他已经把自己当成了朋友,不然不会在这样的时候向我求救。

    血衣长老和血滴子等人立即看到了这则符信。

    血滴子有点紧张:“一个强盗,居然向我们求救。”他当然早就想去剿灭天桐城的秦中智、猪猪里和楚烟寒等人,可是却是力有未逮。

    血衣长老的神色奇特:“掌教师兄,难道您是想去救他?”

    薛冲就道:“为什么不救?当前正是用人之际,我们自然要吸收足够的人才为我们所用。况且秦中智等人的修为实在是极高,而我神兽宫最为缺少的就是长生境界的高手。”|

    血衣长老大不以为然:“|掌教师兄,您这话是不错。可是秦中智等人以前是独行大盗,杀过不少人,而且还抢劫过无数的东西,若是让这样的人进入我圣宫之中,岂非是要乱了制度?”

    薛冲颔:“岳父所言极是。可是却还是有不妥。此一时,彼一时。如果是在正常的状态下,如果不是处在战争的年代,自然不能接受这样的人,而且要努力的剿灭之,好树立在仙道门派之中的地位,可是现在,我圣宫长生高手匮乏,和悬浮宫和太上魔门相比起来,处于很大的弱势,虽然两大教门战争,已经将手下的精英弟子消耗得差不多,金丹高手更是消耗巨大,可是在长生高手的保护上,两派都是异常谨慎的,并没有一位长生境界的高手死亡。如果我们没有足够的实力,是不可能争取到霸主地位的。要知道,即使是到了最关键的时候,祖师爷这种级别的高手也要参加战斗。可是他们的战斗十分恐怖,我们能多为他们分担一点,就多一点胜算,力量,现在所有人最希望得到的就是力量,除了这个,其余的都是次要的。你们想想,秦中智等人抢夺到东西之中,杀的人之中,有多少是我神兽宫的?”

    血衣长老等人拜服:“掌教师兄所说极是,在这样的时候,实力和力量才是最重要的,其余的,都可以暂时的放在一边。”

    “我就是要让你们两人明白这个道理,救秦中智的事情,必须秘密进行,我一个人去就行啦,你们,就好好的注意好圣宫的防守,不能出半点的差错。”

    “是。掌教师兄,可是您一个人,我们不放陌。俊毖鲁だ虾脱巫佣己芙粽拧

    薛冲微笑:“多谢两位师兄的好意。不过在没有搞清楚事情真相的时候,我们不能就这样的草率出兵,否则的话,内部空虚,是一个不好的兆头。我总觉得这其中似乎隐藏着一个巨大的阴谋,在这样的时候,我们应当谨慎。秦中智等人的实力,想必悬浮宫和太上魔门也清楚,未必没有招揽的意思,可是到了今天,悬浮宫和太上魔门已经开战三个月之后,秦中智等人似乎还没有确切的投靠哪一方,或者是支持哪一方,这是十分奇怪的事情,我先去看看情况,能救则救,不能救也就罢了。当然,我去的主要目的,是看看究竟有没有什么征对我神兽宫的阴谋,你们就好好的看家就是。”

    “是。”两人的心中升起一种庄严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和薛冲在一起做事情,总感觉十分的放心。

    ——————

    薛冲冉冉的飞升,在血衣长老和血滴子的注视下离开了神兽宫大殿。

    他自然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自己有照妖眼的秘密,包括是龙日月。越是隐藏得深的东西,到时候就可以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

    柴刀刀法的泄漏,也使得模仿者众多,对薛冲造成了很不利的影响,许多人走知道薛冲的刀法像是天马行空,无迹可寻。

    即使神的武功,只要潜心研究,还是有可能找到破解的办法的,更何况薛冲从白云生那里学到的本来就不多。

    好在薛冲有心灵力作为支撑,施展开这门刀法的时候,真的是变幻莫测,犹如羚羊挂角,使人在不知不觉之中感受到一种恐惧,最深沉的那种恐惧。

    所以现在的薛冲很少出手,不出手则已,一旦出手,就是凌厉之极的杀着,让人无法躲避。

    照妖眼的度十分惊人,此时早已经越了音,奔行在虚空之中,碰到一些小东西比如飞鸟等,可以在刹那之间将之撞为肉泥。

    这是十分恐怖的杀着,薛冲知道,随着自己驾驭照妖眼能力的提升,将来自己就算是驾驭照妖眼撞死一名金丹境界的高手,也不算是什么难事。

    可是现在还没有达到可以暴露自己全部家当都时候。

    越是在高手林立的时候,越是要将自己的杀手隐藏好,才能最终起到出其不意杀敌的效果。

    这才是真正的高手,真正能成就大事的人。

    所以薛冲现在并没有动用驾驭照妖眼去撞死敌手的意思。

    不过,薛冲知道,也许这样畅快的日子,并不算是太远啦。

    薛冲很快的抵达秦中智在求救符信里面所说的位置,一看周围的形势,心就提了起来,好险恶的地方。

    这是一片荒废的峡谷,在峡谷之中,强烈的暴风吹刮,似乎可以将人撕裂成碎片,这是一处海岛,茫茫大海之间,似乎就只剩下这座孤岛。

    薛冲心中赞叹,秦中智也算是一个智者,若非是向我这样的人求救,那么到达的时候,也许他已经变成了别人网中的鱼。

    一个黑铁一般的巨人站在孤岛上,每走一步路,地面都会响起沉重的像是巨象奔跑的声音。此人的长相也像是一只丑陋的象。

    不过他是个人,他的声音无比的恐怖:“兔崽子,你们以为躲起来,张爷爷就拿你们没有办法啦,你们这是在做梦!”

    薛冲听到这里,心中大喜,看来,秦中智等人纵然遇到危险,但是想必性命还在。

    眼前这个巨人的修为,居然是长生第三重宇洞的境界,薛冲真的是难以相信。

    这人薛冲从来没有听说过,即使是见多识广的老龙,对于此人也是一无所知。老龙叹息:“真的想不到,仙道门派之中,居然出了这样的高手,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啊?”

    薛冲听到 老龙都如此说,赶紧屏蔽了他继续聒噪,向峡谷之中潜入。

    此时薛冲的心灵力散出去,感受到秦中智等人的气息。

    果然还没有死,看来我来得是时候。

    薛冲的心灵力在薛冲燃烧血印丹的情况下,迅的开始扩张,向峡谷极深之中冲了进去,就“看到”了秦中智等人。

    此时广阔无边的峡谷之中只有秦中智、猪猪里和楚烟寒三个人,可是使得薛冲十分吃惊的是,在这样狂暴的风暴之中,连人都可以撕裂的风暴之中,这三个人是怎么保持住自己不被吹走的?这十分的不合理。

    外面那巨人的修为显然远远在三人之上,一旦冲进去,三个人都有立即陨落的可能。

    奇怪的是,他们三个人也没有选择逃走,这究竟是为什么?

    静观其变。

    薛冲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出符信告诉秦中智等人自己来啦,他只是静静的观察。他深深的明白,有些时候暗中的动手比明面上的动手更加厉害了十倍,要救人,抢先暴露的后果往往让敌手有了准备。

    巨人的身体在恐怖的缩小,十丈、六丈、三丈、一丈,最后这个巨人变成了一个只有八尺高的粗犷男人,双眼外翻,全身黑炭一般,眼神之中充满择人而噬的凶恶,使人感受到一种深沉的恐惧。

    仅仅是悄悄的看他一眼,薛冲的心里就升起一种极端不舒服的感觉,更何况是近距离的窥视。这人的身上充满一种可怕压迫感。

    薛冲虽然和他距离数万步之外,但是依然可以感受到此人向虚无之中施加的压力。

    “大家小心,宝象要冲过来啦!”这是秦中智的声音。

    薛冲清晰的用心灵力感受到了这种符信的传递。符信这种东西,本来隐秘无比,其他的人是无法察觉的,可是薛冲的心灵力笼罩之下,数百步距离之内一切符信的传播,都在他的感官笼罩之下,无所遁形。

    原来,这个人叫宝象,这个名字倒是和他的样子十分贴切。

    宝象仰天狂笑起来:“你们三个兔崽子,都受了很重的伤,却还是这样的讲意气,谁都不愿意逃跑,我是佩服得很,不过,既然如此,那我就送你们一起上西天!”

    宝象开始冲向那恐怖的风暴之中,峡谷之中的风现在好像是越来越厉害了,一块一块的巨石就这样的被风暴刮起,向无边的大海之中掉落了下去。

    这些石头,就是刚才宝象行走过的地方被踩踏出的痕迹。

    好强悍的功力,薛冲心中充满了恐惧。

    这样的高手,使得薛冲想到了当初血明子对自己的屠杀。当年在地底魔族的地底,血明子那样滚瓜切菜一般的杀死跟随自己许多年的兄弟,其中有项周雨、谢婷婷和项少名,这些红颜和兄弟,都是死在那一役中,这使得薛冲的心中,每每想到这件事情的时候,就充满了仇恨。

    可是长生第三重拥有空间能力的高手要杀人,是多么简单的一件事情,薛冲当时能够侥幸不死,已经算是奇迹。

    眼前的宝象和当年的血明子,显然十分的相似。

    这宝象既然不是出自三大教门,也不是地底魔族中人,可是偏偏就具备这样强横的能力,想必是散修之中出类拔萃的高手。

    此时自己出去,根本不能靠近他身体三百步的距离之内,肯定就会被现。自己身上有照妖眼,当然不会有危险,但是却暴露了秦中智等人。

    “看来,薛冲是不会前来救我们的啦,大家一起和他拼啦!”秦中智的声音嘶哑而充满了斗志,显然,就是战死,也不会逃。

    猪猪里却叫了起来:“老大,我们现在都已经这样啦,为什么还不走?毕竟性命要紧啊?”

    秦中智愤怒:“蠢材,你难道不知道,他要老三做他的压寨夫人吗?这种事情,我们就算是死,也决不能答应。”

    楚烟寒悠悠的叹息了一声:“大哥,多谢你生死不弃,可是我、、、、、我却连累你和二弟都受到生命的威胁,实在是汗颜,不如你们都走,我留下来一个人对付他!”

    秦中智大怒:“不行。你的武功远远不如他,他一定会凌辱于你的。”

    楚烟寒就悠悠的说道:“大哥二弟你们放心,我楚烟寒不会让你们蒙羞的,大不了一死了之,你们快走!”此时的她真的是存了和敌手同归于尽的想法。

    这当然是办法,而且还是杀死敌手的办法。

    金丹高手的自爆,已经非常恐怖,何况是长生初期高手的自爆,要杀死长生第三重的宝象,不说有十成的把握,但是七八成的把握是有的。所以秦中智等知道楚烟寒所说的都是实话。

    “不行,我不同意。”薛冲出了符信,声音之中充满必胜的信心。

    “薛掌教,是你?”秦中智大喜过望,久旱逢甘霖一般狂叫一声。

    猪猪里本来满是狐疑犹豫的眼神之中,此时也终于露出淡定的神色。

    薛冲一到,他们就算是有救啦。薛冲本人的武功,无疑已经使得他们信服,何况薛冲代表的是神兽宫,是一个伟大的门派。

    楚烟寒的哭声很感人:“薛冲,想不到、、、、、、我还可以见到你。”

    秦中智的心中一凉:怪不得她一直不答应我,难道,她心中的那个人,是薛冲?
虐仙记最新章节http://chinayoyu.com/nuenuexianj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深海之龙我的一天有48小时法医探警无限巫道求索最强灵魂主宰末世女僵尸我真不会推理末世诸天纪超神天才系统漫威之召唤师降临
chinayoy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