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中国小说网 > 穿越历史小说 > 我的大明新帝国最新章节

第2⑩1章 白莲教

我的大明新帝国 | 作者:摇摇-欲坠 | 更新时间:2018-11-07 21:10:47
推荐阅读:福晋难为:四爷,求休战贴身神医晚明霸业三国之超级霸主医宠成欢:御兽狂后抗日之烽火连天神奇牧场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隋炀也是帝旅明
chinayoyu.com
    塞哈智听的心慌,他其实早就多次致仕,只是因为要帮杨章德占住位置,所以虽然还在这个位置上,但是早已经不管事了。

    他不想在自己致仕之前,还惹出一大堆纠纷,更不愿意因此连累后辈。

    但是太孙现在如此杀气腾腾,让他觉得自己应该尽快脱离这个泥沼。

    明日开始就抱病吧,再向皇上致仕一次,希望能得到皇上允许。

    他恐慌,但是对其他年轻的锦衣卫来说,这却是振奋人心的好消息。

    明朝特有的军户制,让军户的儿子永远是军户,工匠的儿子永远是工匠。

    除了读书能改变命运,其他的所有的渠道都被封死。

    具体到细节部分,羽林卫的后代大多都是进羽林卫,锦衣卫的后代也大多是进锦衣卫。

    这里面哪怕是有一些人事的调动,但是基本上这个大的环境就是如此。

    在座的锦衣卫人员,其中有一半都是因为其长辈是锦衣卫,然后继承父职,进入锦衣卫,然后一步步熬上来的。

    他们大多也经历了之前的纪纲时期的黄金时代,但凡有一点理想的,都不愿锦衣卫就此沉沦下去。

    大丈夫一生在世,谁不想轰轰烈烈?

    纪纲时期当狼,三品以下文武百官谁见了锦衣卫不怕?可是现在还有几个怕锦衣卫的?

    所以有了朱瞻基的背书,加上杨章德的鼓动,一顿饭的时间,锦衣卫的众人心思就被统一了。

    思想的统一,对一个部门来说是增加凝固力,战斗力。

    这些有着相同背景,有着同样追求的人,思想也最容易统一。

    换做是那些文人,想要真正将他们的思想统一,那就是史诗级难题了。

    后世的太祖杀的天昏地暗,都没有能解决这个问题。

    朱瞻基当然也不会现在就去面对这个史诗级难题,他只需要那些人能按照他的方向来走就可以了。

    控制了锦衣卫,五城兵马司,就能维护京城的稳定。

    他还有羽林卫,还有幼军的一万多精兵,还有海军第一舰队的人马,已经足够了。

    朱棣出征,京卫人马会带走一大半。唯一留守京城的可能就是京卫指挥司,而京卫指挥使是张辅的三弟张軏,这又是一个自己人。

    所以朱瞻基等于已经控制住了会留守京城的大部分兵马,不怕有人会闹妖蛾子。

    他再将张辅留在京城,以张辅来压制各都指挥使司,五军都督府的留守将军,就能彻底保证国内的稳定。

    从杨府离开的时候,朱瞻基本来还欲前往下马桥农庄一行。陈诚要被派往西北,下马桥农庄这里的一大摊子事务,就需要找个人来管起来。

    谁都不知道,在他的心里,这里是他最重视的地方,重要性甚至还要超过如今给大明造枪造炮的夹江工业区。

    因为夹江工业区代表的是现在,但是下马桥农庄缺少代表着未来。

    这里的十座研究院,虽然因为他离家三年,如今的研发不算尽如人意。但是却一直没有停顿下来,稳步地发展着。

    一方面,则是因为下马桥农庄的拨款全部都是朱瞻基的私人资金,不受朝廷约束。

    另一方面,这都是陈诚的作用,他这个出使多国,见识过帖木儿等国重视文化和研究发明的人,知道如何引导这些研究院的发展。

    但是现在他要出使西北,朱瞻基就准备自己亲自将这些研究院的事务管起来。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他更清楚,整个世界的发展规律和发展方向的了。

    但是他的车队刚进入承天门的夹道,就遇到了被派出来找他的中官谢匡。“殿下,奴婢正准备去寻你,陛下今晚要与民同乐,着令殿下作陪。”

    谢匡是王彦的徒弟,如今内侍阶层没有认干儿的风气,但是师徒传承却多不胜数。

    太监们一层一层自上而下,师徒名分已经成为了底层向上攀登的重要途径。

    比如朱瞻基宫里的刘万,孙林,都是金阔的徒弟,而刘万现在虽然才二十多岁,已经开始在宫里寻了几个七八岁的伶俐小太监,开始教他们读书认字,为人处世。

    孙林的年纪大一点,他现在又是提督咨情司,所以他的徒弟就更多了,不少都是年轻一代的精英。

    王彦早年任辽东镇守太监,权倾一方,如今更是朱棣最信任的司礼监大太监,他的徒弟就更多了,足有数十人。

    这谢匡就是其中的佼佼者,在整个內监系统都已经成为了新一代的明星人物。

    朱瞻基点了点头。“上车来说话,皇爷爷为何要又想起这一出?”

    谢匡上了马车,却不敢坐进来,而是坐在了车厢外的裙边处,与朱瞻基只隔了一层桁架。

    “英国公今年回京,英国公府在元宵节也凑了热闹,他们的工匠做出的花灯比较新奇,京城百姓趋之若鹜。今日陛下闻听后也起了兴趣,刚才已经派人召了英国公与一帮勋贵,准备晚上泛舟赏灯。”

    应天府每年的元宵节,皇室,宗室,勋贵都是有任务的。每一家都要制作出一些花灯,彩车,在元宵节前后三天巡街,展览,还会进行一些猜灯谜这样的活动。

    花灯基本都是布置在秦淮河两岸,一直到皇城外的的承天门广场。而彩车则是在几条主要的街道巡展,让每个百姓都能乐在其中。

    原本这是为了拉近勋贵阶层与百姓之间的距离,但是历年举办下来,已经变成了京城一大盛事,各家勋贵为了出风头,花灯越做越精美,耗费越来越大。

    英国公府往年都比较低调,他们虽然是勋贵第一家,但是张辅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外征战,没有多少心思参与,每年只是按照分配额度,完成一段河岸的花灯布置。

    朱棣招呼一帮勋贵泛舟赏灯,这件事看似简单,但是朱瞻基不认为只有如此简单,这恐怕也是为了出征在做准备。

    皇室出巡,赏灯,这不是一件小事。

    这几日一到傍晚,整个应天府的人就都出来了,大街上人满为患,历年都有挤伤事件的发生。

    皇室虽然是泛舟,但是会引来更多的人看热闹。这给应天府的衙役,五城兵马司的兵丁,增加许多压力。

    而沿途的安全防范,更是考验各大护卫营的能力。

    朱瞻基其实是不赞同这个时候来凑热闹的,但是朱棣已经决定了下来。

    而且宫中的妃子们一年到头难得出宫,如今能得到允许,出来欣赏花灯,与民同乐。要是因为朱瞻基反对,她们心里也会难免郁愤。

    这个时代的人因为接触的世面少,见识少,心理都比较极端。朱瞻基可不想因为一件这样的小事,导致宫中的众女都恨他。

    何况,他也认为自己的嫔妃和孩子们,应该多出来见见世面。

    等他回了兴庆宫,见到所有的宫女们,妃子们一个个都开心无比,一帮四五岁的孩子,也都兴奋的跑来跑去。

    兴庆宫是这样,其他的宫中当然也不会例外。

    朱瞻基暗地里摇了摇头,只能寄希望今天各大京卫能给力一点,不要因为防护,让京城百姓们不能普天同乐。

    金阔今天格外忙碌,因为朱棣的一个决定,他要安排宫中的妃子们出行的准备,凡是没有生病的嫔妃,基本上都能出行。

    而哪些宫女能随行,一个个名单报上来,也都要一一安排好,不能出一点差错。

    能在秦淮河航行的楼船,基本上都不是很大,能容纳的人数不会超过五十人。

    而宫中有资格出行的人数就有一百多,加上各自的侍女,随行的太监,要足足十艘船才能将所有人都装下。

    朱瞻基这里刚离开,锦衣卫这边也接到了来自宫中的命令,他们同样要担负起警卫任务。

    刚好他们都在杨章德的家中聚会,也不用再召集人,直接就能布置下去。

    杨章德看了看二狗子,觉得这个小家伙也算是自己的福星。他跟殿下之间的关系其实非常单薄,其他人只要能干,随时都能取代自己的位置。

    而二狗子这个被朱瞻基记在心里的小家伙,能从其他方面加深殿下对自己的印象。

    想到晚上还有可能遇到朱瞻基,他就准备把二狗子也带上。

    “二狗子,今晚陛下与殿下他们要与民同乐。我们锦衣卫负责秦淮河的河道清理,我准备让你师娘也去凑个热闹,今天晚上,你就帮我照顾好你师娘,能做到吗?”

    李子风一听,立即挺起了小胸脯说道“徒儿一定照顾好师娘。”

    兴奋之余,他又想起了家中的三娃和妞妞。“师父,我能把三娃和妞妞也带上吗?”

    这几日。百姓的船都被清理了出去,只有勋贵们,四品以上官员的家眷们才能在秦淮河泛舟。

    而在船上赏花灯,可比在岸上人挤人要舒服多了。

    “小王八蛋,一点眼色都没有……。”杨章德登时一巴掌抽在了他脑袋上。却又说道“就随了你的意,申正之前要回来,晚了就赶不上船了。”

    李子风嘿嘿一笑,师父答应了他,哪怕挨了一巴掌,也值得了。

    出了长安坊,他就飞快地奔跑了起来,毫不停歇就跑了三里多路,回到家里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三娃,妞妞。

    他们两个还是孩子,跟他一起上师娘的船不用避讳,但是像他爹娘就不行了。

    三娃和妞妞果然兴奋无比,拉着二狗子的手,一声一个好二哥,让二狗子开心地找不到北了。

    给弟弟妹妹换上了新衣裳,二狗子拉着弟弟妹妹的手,连饭都不吃,一起出了门。

    现在才刚到申时,距离申正还有半个时辰,这三四里地慢慢走也能走到了。

    除了二狗子身穿羽林卫学的学员服,他的弟弟妹妹都是平民打扮,三个人一看就是哥哥带着弟妹出来玩,并不受人关注。

    快到长安坊的时候,在他们前面有三男一女,穿着有些破旧的衣裳,在前面长吁短叹,低声议论着什么。

    突然,一个英武男子大声喝道“要真是找不到一点出路,那就将这些狗官一个个杀个干净,反他娘的。”

    二狗子一愣,拉着弟妹的手紧了一下,又故意装作不经意地跟在他们身后,继续偷听。

    在羽林卫学学了一年,他能听出对方的口音是山东那边的,三个男人都英武不凡,那个女人也是貌美如花。

    四人却是以一个个头最矮的男子为中心,那个女人应该是他的妻子。

    只是他们随后的声音又压低了下去,加上山东话他有些听不懂,也就偷听的有限。

    二狗子见听不到什么东西,而那几人在秦淮河边徘徊不去,他也就不再偷听,带着弟弟妹妹向长安坊走去。

    一进长安坊,他就带着弟弟妹妹飞快地奔跑起来,妞妞有些跟不上他的脚步了,娇声说道“二哥,慢点……”

    二狗子不敢松开弟弟妹妹的手,这里都是权贵人家,要不是他带路,弟弟妹妹根本进不来。

    可是他又心急地想要赶紧把消息告诉师傅,这几个人是外地口音,还能说出反话,这肯定是想来京城伸冤,却找不到门路的。

    要是真让他们弄出大事,应天府,五城兵马司,包括锦衣卫上下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来到杨府的门前,一进门,他就急着问门房玄寂。“师伯,师傅在不在?”

    “你师傅刚去了锦衣卫,一会儿我带你们去上船。”

    他以前带三娃和妞妞来过杨府,玄寂老道也认识他们,还想逗几句。二狗子已经迫不及待地说道“师伯先帮我照看三娃,妞妞,我找师父有急事。”

    他也不进屋了,转身就飞快地跑了出去,玄寂老道忍不住摇头笑道“一个小孩子家的,能有什么大事!”

    长安坊的东北方是皇宫,在这一里地的间隔里,有鸿胪寺,行人司,教坊司。

    东南方是长安斜大街,过了大街,就有府军前卫,海军总部,再向前就是通政司,通政司南边的院子,就是锦衣卫总部。

    平日里这些地方都是重重守卫,但是因为这几日灯会,所以放开了长安斜大街的防护,能让百姓直接到皇城前面的承天门广场。

    但是,这些衙门各处的防护更加森严了,人们是不能离开大街,进入中枢重地的。

    二狗子穿着羽林卫学的衣裳,年纪又小,那些护卫并没有拦他,听说他要去锦衣卫,就叫了一个锦衣卫的人出来认他,听说他要找他师父杨章德,那个锦衣卫小卫就带他进去了。

    如今的锦衣卫里,杨章德名义上还是四把手,但却是真正的第一人,一个小卫跟杨章德差了无数级,对杨章德的土地也不敢马虎。

    进了锦衣卫的院子,一个中午在杨府见过二狗子的千户还跟他笑着打招呼,但是二狗子已经迫不及待地叫道“许大人,小的刚才在街上遇到了山东来的三男一女,他们竟然喊出了反话,小的怕他们闹出事来,所以才急着报讯。”

    许千户脸上的笑立即消失了,能喊出反话的人,在这个时代,那就是反贼啊!

    他立即说道“你去禀告杨大人,我立即召集人手。”

    终于见到了杨章德,二狗子以在羽林卫学学的禀报方式,三言两语就把事情说了清楚。

    杨章德立即取下了挂在墙上的横刀挂在腰间。“走,我们去找找,希望不要让他们跑了。”

    当一队锦衣卫来到了二狗子当初遇到那四人的地方,人当然已经不在了。

    而且,因为今日灯会,虽然天还没有黑,但是已经有不少百姓出来抢占位置,现在到处人满为患。

    不过受益于如今这个时代严格的户籍管理手段,杨章德并不怕他们跑了。既然是山东人,来到京城肯定会有路引,而且住店也会有记录。

    没有找到人,他这个时候把注意力又放在了晚上的巡防上,只是派人到各大旅社,酒楼打听这三男一女的山东人氏。

    二狗子知道,这个时候没有自己的事了,最多是有这几人的消息的时候,会让他这个证人去认一下人。

    他心安理得地回了杨府,然后跟着玄寂他们一起,带着师娘还有其他几家的女眷一起,登上了一艘能坐二十多人的小船。

    这个时候已经到了酉时,也就是后世的下午五点,天已经黑了下来。而皇宫那边,皇室人员坐上马车出了宫,然后在长安坊外的秦淮河畔,登上了十多艘双层的楼船。

    朱瞻基有意让自己的十几个孩子都待在一艘船上,每人的母亲相陪,再加上各自的侍女,刚好坐了一艘船。

    他自己也在这艘船上,但是随时预备着朱棣的召见。

    这些女人平日很少有机会出宫,今日也都显得格外兴奋,当然,更兴奋的是这些孩子们,他们在船上都快闹翻天了。

    船队在酉正,也就是后世的六点准时出发,船队缓缓出行,将从长安坊这里一直航行到城西的清凉门,然后从那里再回返,来回大约一个半时辰。

    船队刚出发,朱瞻基就被朱棣召见,他乘坐一艘小船来到了朱棣乘坐的楼船上,这艘船上,还有收到邀请的一帮勋贵。

    一看这些人大多数都是有直接职司的勋贵,朱瞻基就知道这跟他想的一样,朱棣出游是假,借机会跟这些勋贵联络一下感情是真。

    张辅也在受邀之列,他跟徐家的魏国公,定国公都坐在朱棣的身边。

    不过徐家的两个国公都是第三代了,属于晚辈,他们也不是很得朱棣喜欢,所以张辅算得上是名副其实的第一人

    今日的与民同欢,只是一场仪式,是朱棣向外释放的一个信号。谁在邀请之列,谁被冷遇,没有被邀请,就是明确的信号。

    所以,谈了什么不重要,重要的只是这个名单。

    到了明日,朝廷正式开朝,朱棣的动作会进行的越来越快了。

    途径贡院的时候,朱瞻基遇到了杨章德,杨章德委托了李亮,向他表达了有要事禀告,他下到了一层,接见了杨章德。

    锦衣卫在一个时辰的时间内,就查到了四个山东人氏住的地方,只是他们今日也出外游览花灯,至今还没有回返旅舍。

    而根据店主的问话,可以确定四人在过年前就来到了应天府,四人用的是青州路引,来京城的目的是向应天府一富商索要货款。

    但是他们来到应天府,住的是最差的旅舍,其人也不像有些身家的商贩。

    这本来只是一件小事,用不着现在就惊动朱瞻基,不过杨章德本身就善于钻营,他的目的就是想要让朱瞻基知道,他天天是在用心办事。

    而听了杨章德的汇报,朱瞻基却没有如同他所想的一样并不放在心上,而是相当慎重地说道“二狗子来了没有,让他过来我要跟他问话。还有这几人抓住之后,不要用刑,我要亲自问话。”

    杨章德有些莫名其妙,几个泥腿子,殿下为什么会如此重视?

    他却不知道,朱瞻基看到纸条上面的几个名字,心中却如同掀起巨大的波涛,要不是这些年的城府早已深藏不露,他都差点要求全城大搜捕,也要找到这几人。

    因为这里面有一个他非常熟悉的名字——唐赛儿。

    这个在民间传说里面已经被神化的女人,在明清两代,在民间的声望不知道有多大。

    哪怕是后世的新中国,小时候,他奶奶哄他睡觉,跟他讲故事,都是以唐赛儿,王聪儿这两个女人的白莲教故事为主。

    他之前还从来没有意识到,自己竟然跟唐赛儿生活在一个时代,而且现在还没有到她造反的时候。

    虽然不确定这个唐赛儿是不是就是那个白莲教圣母,但是朱瞻基不敢大意,必须要问个清楚。

    不一会儿,二狗子就被一艘小船送到了御舟之上,得知皇上就在这艘船的上层,二狗子觉得自己的腿都是软的。

    朱瞻基却顾不得他现在吓的腿软,和声说道“跟我好好说说那四个山东人都是什么模样……”

    (昨天喝多了,今天状态不佳,先来六千字,稍后我眯一会,晚上尽量更新早一点。)

    。
我的大明新帝国最新章节http://chinayoyu.com/wodedamingxindiguo/,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帝国神纪睦宋印加悲歌凰权谋术扫码仙途大明职场金甲黄沙西施故事河州遗恨大唐青莲
chinayoy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