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中国小说网 > 玄幻奇幻小说 > 雾岚最新章节

第两百4⑩5章 使人疯狂(2合1)

雾岚 | 作者:异地他乡 | 更新时间:2018-11-08 15:22:11
推荐阅读:奥特曼战记医妃惊世(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傲娇男神太霸道:夺吻99次吞天战尊盛世婚宠:老公送上门巫师纪元兽王,别吃我古道剑尊亿万逐爱裁决
chinayoyu.com
    ps:时间都是紧巴巴的,还是先发再改。

    精壮汉子脸色yi垮,有些无奈道:“大管家,哥,事情我都说了三遍了,还要说啊?”

    姚定芳‘呵呵’yi笑,以手指点着桌面,砰砰砰的响声中,他斜眼看着精壮汉子,道:“现在是什么局势,你心里不清楚?!虽然外来涌入人员较多,合适的‘肥羊’不少,但警务司也如狗yi般的巡视,我们稍有不慎,陷了进去可就是大麻烦。”

    精壮汉子恭维道:“哥,您过谦了,有您姚府大管家的名头在,就算是被警务司的那些人给发现了又如何?谁还敢在姚家的头上动土不成?

    大不了咱们舍了yi些钱财,封住那些人的口不就行了?这事情也不是没发生过。”

    姚定芳居然没有反对,甚至还带着几分自得,道:“要不是哥有这关系在,你们这群小子能找上我?!行了,叫你说你就说,再废话yi句,这事儿我就不乐意应承了。”

    “别,别,哥,哥,您是我亲哥,我再说说,你也看看这事儿还有没有漏洞。”精壮汉子yi看姚定芳的态度,也是认怂yi般的不再废话,而是说起了事情的经过:“哥,这事儿还得我下面的yi个小弟说起,这小子在西市区的yi处客栈做小工,平时”

    “停,先说说你那小弟叫什么名字?有多大年纪?在哪座客栈工作?平时都爱好些什么?”

    “哥,用得着这么仔细?”

    “别废话,说不说?”

    “我说。”精壮男子歪着脑袋想了半天才回:“我那小弟姓汪,名字挺好,叫汪青山。我们叫他二蛋,平时爱好嘛?似乎也没什么,就是家里条件不好,喜欢偷鸡摸狗,占些小便宜。

    年纪嘛,大约十六,似乎是十八,呃,哥,这个还真没问过,不清楚,客栈是五湖客栈,并不算大,靠近西市区边缘,走两条街就进入城寨了。”

    “嗯,继续?”

    “继续?呃,我说到哪了?哦,对了,也就前几天,这五湖客栈被yi家人给包了,领头的是做富商打扮的中年人,出手阔绰,给足了房钱后让老板将其他客人都赶出去了。

    而这家人是举家搬迁,东西很多,都是装在yi口口大箱子内,那客栈老板看来,就招呼着店里的小二帮着搬运,而我这小弟就是其中之yi。

    基于某种职业的‘敏感性’,我这小弟当时就觉得这箱子有些不对,然后,他就挑了yi个晚上潜入了房子里,用自己开锁的手艺,打开了yi个箱子”

    说到这,精壮汉子yi脸神秘的看着姚定芳,道:“哥,您知道那里都是些什么吗?”

    姚定芳眼神微亮,但表情不变,轻啐了口酒液后,才开口:“这个先放下,你再和我说说,那领头的富商是什么身份?带了多少护卫?有没有修煞者?带没带家属?箱子又是什么样式的?共有几个?放在哪里?”

    “呃?”精壮汉子心中想要骂娘,但最终还是忍气吞声,说出自己调查的结果:“按照我的消息,那富商据说来自青冥城,因为在那里得罪了某些人,举家迁来了红岩城。与西边的九龙镇定居后,也是购买了不少产业。

    这不,这边战争yi起,那富商觉得不太安全,就举家帮到了城市内,租了这五湖客栈。

    至于护卫,我统计过,大约有二十人,修煞者我还真不知道,但据我那小弟观察,有yi人地位较为特殊,似乎是护卫的头,可是不是修煞者,我还真不知道。

    箱子大约有这么大,我亲自看过,黑底红漆,足有十五个。”

    “这样啊?”姚定芳眯眼点了点头,突然道:“看你刚才激动的样,那箱子里,不会都是银元吧?”

    “哈,姚哥,你猜的对,却也不全对,都是钱,但却不是银元,而是金元,满满的yi箱子金元啊!我这小弟哪里见过这场面,当时都傻了。”

    “金元?”哪怕是姚定芳有所心理准备,这yi刻也是yi呆:“你说那yi箱子都是金元?”

    “没错,都是,而且不是yi箱,虽然因为时间关系,我那小弟没能全打开看,但他开的第二个箱子,那里不是金元,但却是堆放整齐,都是熔炼好的金砖。”精壮男子表情狂热:

    “哥,这yi笔,只要我们做了这yi笔,后半辈子,就算是躺在床上,啥事不干,也能把日子过得美美的。只要我们有了这钱,哪里还需要待在这红岩城?

    疏通yi下,炎火穿梭阵也不是不能用,天下之大,我们去哪里不能过得逍遥自在?而且,哥,现在局势不明,假如,假如那些半人半兽占了城市,我们总得给自己留条后路不是?这后路,不都得花钱吗?”

    姚定芳脸色变了又变,终于抬头,紧盯着精壮男子,道:“你说的都是真的?”

    “哥,我骗谁都不敢骗你啊!”

    “”沉默,良久的沉默,姚定芳脸色阴晴不定,似乎在纠结,也在思索,许久之后,他才缓缓开口:“我会详查你和我说的所有细节,若是稍有不对,此事就要作罢,再也休提。

    不过,若是你没骗我,那这yi单,我们做了,但我要八成。”

    “啊,八成?哥,这,这也太多了吧?您吃肉,也得给兄弟们喝口汤啊!”精壮汉子差点跳了起来:

    “不多。”姚定芳老神在在的回道:“这笔买卖若是想做成,有几大难点,首先,那家富商的护卫不少,光靠你们几个不顶用,为保万无yi失,我必须从姚府内拉人,且还得请上几位客卿yi起出手,这些可都需要成本。

    其次,五湖客栈在西市区,请人且不说,但武器军械想送过去,却是不容易,我得花大力气托人去办。

    最后,我还得想办法摆平西市区的警务人员,让他们睁yi只眼闭yi只眼,这可也不是小数目,还有调查布置,我都得花钱,你说,这事儿我不得多分yi些?”

    “是,是,可,可八成也太多了,回去我安抚不下手底下那帮兄弟啊?要不,七成如何,哥你拿七成,给我三成就行。”

    “呵呵,八成。”

    “七成五?!哥,不能再让了。”

    “八成五!”

    “啊,好,好,八成,就八成。哥,你看这事情得抓紧啊,据说那富商也在找关系,托人,想献yi笔钱,通过炎火穿梭阵,先离开。”

    “这我心里有数,你回去等着吧,我得先看看情况,有消息我通知你!”

    “那好”

    姚府,书房内。

    姚老太爷轻轻的挪动神龛上供奉的神像,只听嘎吱的声响中,挂着字画的yi面墙壁凹陷,内移,裂开yi条yi人多高的廊道。

    yi旁,姚先定目瞪口呆的看着入口,有些诧异的问:“爷爷,这是?”

    “掌灯,走。”姚老太爷摆了摆手,拄着拐杖,率先走入黝黑的隧道中,姚先定也不敢过多耽搁,提着yi盏油灯,就跟着走了进去。

    当两人的身影都没入暗道以后,也不知是哪里有机关被触发,墙壁位移,神像挪动,yi切有恢复了常态。

    暗道很长,并向下延绵,深入地底,姚先定紧跟着自家爷爷的步伐,手中油灯只能照亮很小的yi片地带,其外,尽是黑暗,时不时的,暗道内有丝丝微风吹过,带起细微的呜咽和灯火摇晃,也让他的精神高度紧绷。

    走了许久,姚先定终于忍不住了:“爷爷,我们这是对哪里去啊?”

    姚老太爷并没有回话,他只是缓步走着,步伐不快不慢,不疾不徐,但在姚先定看不见的角落里,他深邃的眼神中却有挣扎,有痛苦,有犹豫,也有决绝

    看着爷爷不远回话,姚先定张了张嘴,最终却是再也没说什么,索性,路途不长,也不过盏茶的功夫,他们就来到了暗道的尽头,那是yi面石墙,堵住了去路。

    姚老爷子上千,数米开外,以手中拐杖探去,又在墙壁上点了几下,卡擦擦的响声中,墙壁再次凹陷,有七彩斑斓的光芒照亮四方,露出其后yi个宽敞的大厅。

    姚先定身形yi顿,yi双眼睛差点都快突出来了,赫然,那七彩斑斓的光芒都是镶入墙壁内,yi颗颗或大或小的水晶状雾核,这yi眼望去,墙壁上至少挂了十几颗。

    哪怕姚先定也并非小家小户出生,也不是没见过市面,可这yi眼望去,十多颗雾核只是为了照明的大手笔,也是惊得他目瞪口呆。

    不过,仅仅片刻功夫,他就知道自己是少见多怪了。

    这个yi个百米平方,高三米有余的宽阔暗室,在雾核的光芒照耀下,到处都堆满了箱子,有的箱子打开,有的箱子密封,其内,有数不清金元银币,有雾核成堆,有古玩字画,还有奇石怪诞,有很多他不认识,但绝对值钱的好东西。

    “这,这,这,爷爷,这”姚先定只觉得自己的舌头都在打结,说不清楚话了。

    “这里是姚家的私库,也是你爷爷我这辈子大部分的积蓄,外人说我强取豪夺,雁过拔毛,其实没错,而我这辈子的收获,都在这里了。”

    姚家老太爷看着这满室的宝贝,眼神中有痴迷,却有极为清醒:“孙儿,你爷爷我出生卑微,那苦过累过的日子过多了,就患上了yi种病,穷病。

    没错,穷的怕了,也是yi种病啊,要知道,在我小时候啊,这里只要随便取上yi块,就够我活上好久,好久。”

    说到这里,姚老太爷眼神中的痴迷尽数收敛,恢复了平常的清澈沧桑:“以后,这些都是你的了,带着他们离开吧,找个没人认识你的地方,改了姓名,若是没有我的召唤,你就再也不是姚先定了。”

    “我的?”姚先定yi个慌神,又迅速清醒过来,他猝然回头,看着自己姚老太爷,道:“爷爷,您是什么意思?您要赶我走?不,不,您,您是在担心战事不利?”

    “我不仅担心战事不利,我更担心战事有利。”

    这云山雾罩的说法让姚先定更加迷糊了:“爷爷,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孙儿怎么听不明白?”

    姚老爷子似乎感觉累了,他环顾四周,找了yi处箱子,也不管上面薄薄的灰尘,就那么坐了下来,直到这时,他才看向自己的孙儿,叹了口气道:“先定,你可知道,我姚家现在已经是站在了独木桥上了,两边都是悬崖,yi个踏错,就是万劫不复的后果。”

    “万劫不复?爷爷,若是你觉得”

    “先别插话,听我说。”姚老爷子打断了姚先定的话,又拍了拍yi旁的桌椅,等到姚先定坐下,他才道:“孙子,我姚家的身份你是知道的,廷尉司的暗子,整个红岩城稍微拿的出手的人都清楚,而这也是他们能容忍我们横行霸道的原因。

    可这yi次,我是真的大意了,胡百炼布置了那么大的yi个局,我却yi点都没发现,而战争到现在,我也没能在廷尉司那里递上yi句有用的话。

    这是什么?这是无能。

    外人只能看到我们这些廷尉司众人的风光,可谁又能明白我们自身的限制和苦衷?又有谁知道廷尉司的酷烈和残忍?

    而对于yi枚碟子来说,若是情报都送不上去,还要他干嘛?而廷尉司内处理没用的碟子,为了不让他们泄密,其结果只有yi个,死!

    也就是说,红岩城赢得越快,我们姚家灭的越快,还不是别人动手,而是我们的后台。

    可若是红岩城输了,丢了城市,胡百炼就算是为了这yi屋子的财富宝物,他也容不下姚家,还是个死!”

    姚老太爷说的和唐德的分析其实相差无几,只不过,有那么yi句话叫‘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唐德分析的再透彻,他终究不是姚家人,感受不到姚老太爷身在其中,不可挣脱的绝望。

    能被老太爷看中,姚先定自然不傻,这么yi说,他当即明白了形势的危险:“爷爷,那,那我们怎么办?就真的没办法了吗?”

    姚老太爷却是yi笑:“也不是完全没办法,独木桥也是桥嘛,虽然危险了些,但也可以尝试着走走,不过,在这之前,我需要把你送出去,哪怕,哪怕我失败了,但姚家的血脉不能断,我也算是对列祖列宗有个交到了。

    孙子,事情我会安排好,你先走,后续的我会安排这笔钱财也跟着离开,我有可靠人手,会将这笔财富交到你的手上,只是,如果等不到我成功的消息,你就别回来了。

    再就是,以后你有你yi个了,你也只能靠自己了。”

    姚先定yi呆,又似是先到什么:“爷爷,你说,就我yi个?那我父亲那?还有大伯,三叔,大管家,他们,他们都不走?”
雾岚最新章节http://chinayoyu.com/wulan/,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打造火影世界一卡在手姐姐有妖气豪门眷宠:季少的隐婚娇妻我的绝色女皇我能提取诸天守境人戈壁之爱源赋世界执城
chinayoy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