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中国小说网 > 玄幻奇幻小说 > 一品国士最新章节

第2⑩3章竹林男尸

一品国士 | 作者:忆水若寒 | 更新时间:2018-11-09 14:16:06
推荐阅读:奥特曼战记医妃惊世(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傲娇男神太霸道:夺吻99次吞天战尊盛世婚宠:老公送上门巫师纪元兽王,别吃我古道剑尊亿万逐爱裁决
chinayoyu.com
    第二十三章竹林男尸

    叶美人手下的办事效率还是很快的。

    水匪所用的官造的弓弩已基本摸清了来路。

    元烈这个人极有军事才能,只不过这些年手下一直无兵,以至于水匪横行却无能为力。

    此番楚王殿下亲下岭南,暗中将一部分兵力交到他手上,对外宣称是元府上的府兵去剿匪。

    不然也不会在这样短短三日之内,将青龙峰的余孽给捉拿归案,全数关在水牢之内。

    不过也有一个漏网之鱼,水匪头目之中的二当家,水莲花,这个女人。

    而据那些被捉回来的水匪之中,稍微有点权力的人,全数拷问了一遍,终于露出一点点的蜘丝马迹。

    那些官造的弓弩,是那个叫水莲花的女人联系来的,具体是从何处得来,无人知晓。

    目标范围缩小了一部分。

    人的身体有时候就如同紧绷的弦,一旦松了下来,便容易出现问题。

    连日来的奔波,受伤,刺杀,早已让洛书心神疲惫。

    她决定暂时休整两日。

    其实这也是沾了叶美人的光。

    由于他老人家当着季湘云的面吐了血,让季家人以为楚王殿下身体确实有所不适,所以城中一些乡绅贵胄的应酬全数给推脱了。

    她这个三品巡查御史也乐的清闲。

    这种积弊已深的岭南环境也非一日能改变得了的。

    先把水匪的事情彻底解决了再说吧。

    这几日她闲来无事便会缕思绪,同时将自己某些惊天地泣鬼神的想法告诉了叶美人。

    她认为,贩卖人口,军火,水匪漕运这些事情,极有可能是背后有官府势力在操作,因为这几乎可以成为一项黑色的利益链……

    只不过她说完这句话时,并没有换来叶沉的讽刺挖苦。

    他长舒一口气,深深看她一眼,“不破不立,且等等吧。”

    且等等……那就等等吧。

    闲下来的时候,洛书便开始接手了元氏夫妇的寻人的任务。

    虽然她的意识里,这个叫望月的苦命女人极有可能已不在人世,不过既然答应了人家,岂有不查之理。

    于是她将三年前上元节那日,跟随望月出城的人,全数问了一遍。

    结果有些令她失望。

    没有问出一丁点有价值的线索。

    这日叶沉被伯颜请去下棋。

    洛书和小桃主仆二人在院子里研究岭南地图。

    “洛大人!”

    洛书一抬头,竟看见赫连玦浅笑着站在院中那株芭蕉树下。

    他身姿修长,丰神俊朗,引得院中经过的侍女们频频回头。

    其实那些侍女们回头看,还有一个原因。

    这位金国最得宠的皇子,马上就是她们家小姐的未来的夫婿了。

    洛书道“赫连殿下!”

    赫连玦浓黑的长眉飞扬入鬓,嘴角带着温文儒雅的笑意,负手踱步上前。

    小桃脸色不善的看着他,“你来做什么。”

    赫连玦一怔,眸里涌出一丝痛苦之意,“小桃姑娘,下在是来赔罪的。”

    小桃冷哼一声,“赔罪?我们可受不起,萧公子还是走吧,免得我的剑可不长眼睛。”

    洛书看着这两人你一言我一语,显然,旧识!

    更显然的是,她也是这旧识中的一员,只不过,现在的她,早已不是之前的她。

    “我们小姐失去了记忆,但我没有,你休想再来欺骗伤害她!”

    小桃越说越气,周遭的气压都几乎降到了冰点。

    赫连玦也不恼,“云州之事,我很抱歉,我承认,当年化名入云州洛府时,我曾抱过这种希望,但是义父待我恩重如山,我便是再无耻,也断断做不出这种欺师灭祖之事!”

    小桃冷哼一声,“你们是关外养不熟的狼崽子,若不是你,那城门坚不可破,如何能被蛮人一攻而入?少在这里给我装好人。”

    经验告诉洛书,在一般不了解情况的时候,一定要保持沉默,等着从对方那里得到更多的消息时,方才开口。

    赫连玦道“在下心知无论说什么,你们主仆二人不会再信我,但有一点,小桃姑娘你必须要知道,当日你背着三丫头从城门逃命时,可还记得她当时的情况?”

    小桃一怔,“你什么意思?”

    赫连玦道“她自幼有心疾,在城破那日时已是强弩之末,难道你以为三丫头现在这种情况是正常的?”

    小桃仿佛像是想起了什么,脸色瞬间一变,不可置信的看着赫连玦,“是、是你。”

    赫连玦缓缓闭目,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古怪。

    而真正被讨论的话题者,竟然坐在那里若无其事的吃葡萄。

    小桃看了洛书一眼,长叹一声,“金国巫觋之术,逆改天命,原来是你!”

    洛书一怔,巫觋之术,伯颜之前为自己把脉的时候便说过,自己身体里脉象的异常,便这种巫觋之术。

    只不过,没想到竟然与赫连玦有关。

    难道是在真正的洛书死了之后,他利用这种术为她招魂时,误把自己的魂魄给招了回来?

    她暗暗摇头,这种无稽之谈,真是何其荒谬……

    “二位说完了吗?”

    小桃和赫连玦一愣,脸色有点不太自然。

    “赫连殿下如果还有什么需要解释的,那就请座吧,你这个站着,我看着很是费劲,鄙人颈椎不太好!”

    赫连玦“……”

    小桃“……”小姐最近说话越来越像楚王殿下了。

    洛书见两人落座,亲自给他二人斟了一杯茶。

    “来,有话好好说,虽然本官什么都不记得了,但好歹智商在线,云州城破之事,既然赫连殿下说与他无关,那便是无关”

    小桃将脸别到一边,“小姐,你便是这般原谅他了,他可是欺骗了我们十年?”

    洛书眼角抽了抽,十年!

    十年?真没看出来,这家伙竟然在云州潜伏十年。怪不得小桃对他态度如此恶劣呢。“你敢说这十年间,你没有向金国传递过消息?你敢说你没有欺骗洛将军对你的栽培,你敢说若不是因为你在云州立下大功,这监国太子这位能轮到你坐。”小桃越说越气,义愤填殷。赫连玦脸色霎时苍白,那种内心纠结的痛和苦被他小心翼翼的收在了瓶子里,如今被人毫不留情的推翻,漫天漫地的苦涩再次涌上心间。他手指紧握,仿佛下一刻便要将这石桌砸碎。洛书见气氛剑拔弩张,赶忙道“小桃,既然赫连殿下说与他无关,那我们且先信他一次,况且,我能活着,也是因为他”小桃双眼微红,“小姐,我是为你不值……”洛书摆摆手,“事已至此,我们与殿下已两清,切莫再挟恩求报。”赫连玦霍然抬起头来,眸中痛苦之意更盛。那双淡若琉璃的双瞳里,涌起的是滔天的失落无奈,还有一丝她看不懂的无助……洛书一笑,“还未多谢赫连殿下救命之恩……”“什么救命之恩?”元敏从那长廊尽处走来。径直向洛书走去。她与赫连与两人谁也不看谁一眼。“我娘说你远道而来,还未为你接风洗尘,如今两位殿下又远道而来,我们自当尽地主之宜,今日午时,在后花院的栖霞阁里摆了宴席,我母亲知道你不喜这应酬,但这只是个普通的家宴,切莫要推辞。”元敏一回头,懒懒瞥了赫连玦一眼,“正好,你也在,一起去吧。”洛书道“盛情难却。”赫连玦对元敏的轻视丝毫不在意,仿佛那是个与他无关的女人一般,只是微微颔首。元敏笑了笑,“小桃姐姐一路护我辛苦,我娘说了,要你一并前去,她有东西送你!”“阿……”元敏上前拉住她袖子,“阿什么,快跟我来。”小桃虚长元敏几岁,一些女孩们之间的小爱好自然是相同的。小桃看了洛书一眼。洛书抬头只见太阳已快到了晌午,“你先去吧,我随后就到”小桃被元敏拉走。只剩下了赫连玦站在那如雕塑一般。洛书看着小桃远去的背影,“小桃年纪轻,说话有些重,殿下切莫要怪她。”赫连玦负于身后的手紧紧的握住,淡若琉璃色的眼底静若深渊。那团琉璃色的深处,是一片漆黑浓郁的化不开的痛。“丫头,我们……真的回不去了。”洛书倏的抬头,浑身一个激灵,难不成这原身体主人,与赫连玦真的是青梅竹马?

    最好的拒绝便是闭嘴不答。赫连玦目光看着一尺之外的那株芭蕉,“我知道你心中定是恨的,当年我若不出现在云州,义父也许不会死,洛家应该还在。”他旁若无人的自顾自说着。“可是现在说这些,都已于事无补,当金兵攻入城中时,我便从未再奢望你能待我如从前……”洛书只觉胸腔一阵揪起的疼,某种声音从内心深处赫然涌出,“你我之间隔着的是一座城的生命,不论是何种感情,都不可能再心无旁系的回到过去,也请赫连世子莫要再说出如此失礼的话”“本官现在是朝廷三品巡察御史”赫连玦道“我知你心意已决,若有一日,事已查清,尘埃落定,无处可去,一定要来找我!”他说的极是诚恳,琉璃色的眼珠里,泛起一层雾气。洛书不愿意看他的眼睛,那种浓郁的化不开的忧伤总会让她有一种窒息和感觉。“好,若真有那一日……”赫连玦眼底起了淡淡的笑意,仿佛又是多年前的那个午后,少女碧玉年华,锦绣盈眸,静立于那株早春盛开的梅花之下。

    ……

    栖霞阁。

    元府里的家宴的确只有元家的人。

    元烈及他夫人,薛灵珊,元锡,元敏,加上叶沉、伯颜、赫连玦,再加上洛书一行人。

    栖霞阁的湖心亭里,摆了两桌。

    夏风拂来,带着阵阵花香,那些绚丽的芍药,牡丹,杜鹃花,绕湖而开。

    除了元氏夫妇都是年轻人。

    饭吃到一半,薛灵珊便给元烈使了个眼神,两人先行撤退了。

    元烈临行前,低头吩咐了燕怀远几句,便起身告辞。

    剩下的人年纪相仿,且又是熟识,便也放得开了。

    洛书被伤刚好的章猛,燕怀远死拉着灌了几杯酒。

    只觉得脸上开始发热,她自嘲,以前酒量不错,没想到这江南一带的酒初尝时温润儒雅,却是后劲十足的化骨绵柔。

    她喝了两杯便觉得胃不适,吃下去的东西在胃里翻涌。

    又不好意思,直接吐在这湖里。

    只得借口方便,跑远一些。

    栖霞阁的外围种着成片成片的凤尾竹。

    风一吹沙沙作响。

    洛书绕了几圈,便到了那竹深处,见离着湖心亭远了一些,方才坐了下来。

    或许是走了这一圈胃里的东西已消化的差不了,又或是吹了这风之后,酒已醒了大半。

    竟没有刚才那般不适。

    “你跑这里来做什么?”

    叶沉不知何处负手立在不远处,眼含笑意的看着她。

    洛书一想起来,今日清晨这个祸害无端调戏自己就气的炸毛。

    “太热,来此乘凉。”

    说罢她便要转身要竹林深处走去。

    冷不妨脚下一绊,还好她身手利落,否则岂非要摔个狗啃屎,这可真是在这家伙面前丢大人了。

    一低头才发现那是块正冒出来的竹笋。

    她只觉得心头一阵没来由的气,抬脚狠狠一踢,将地上一大片落掉的竹叶踢开。

    这一看不要紧,转瞬间脸色一变,怔在那里。

    叶沉似乎也看出她的变化来,“怎么了。”

    洛书看着脚下刚刚差点让自己摔倒的竹笋,以及那竹笋正前方一丈之内。

    “这竹子有些不太对劲?这些凤尾竹栽种的极有规律,可为何偏偏这一块没有竹子长出来”

    她低头看了看那块差点绊倒自己的竹笋,方才发现那是一丈之内的空地之上,皆是长出了这种三指高的笋,却是枯死的。

    “这是后来补中上的。”

    她顿下身,小心翼翼的将那一片空地长着枯死竹笋的地方给清理出来。

    “这栖霞阁以前是谁的地方?”

    叶沉眉心一蹙,缓缓道,“元柔未出嫁时的闺阁。”

    洛书抬眸复杂的看了他一眼,“怕是有点复杂了。”

    叶沉看着那片被清理出来的空地,只见与原有的岭南红土对比较明显的一片略显得深褐色的土呈现出来。

    那一圈灰黑色放在那些红土中间,显得格格不入。

    或是因为她二人久久未回,其他人也寻着声音开到了竹林里。

    章猛这个大嗓门向来知道洛书从来不会无缘无故的发呆,此番盯着那土质看,定然有是问题。

    “大人,需不需要挖开看看。”

    燕怀远一脸茫然,“洛兄这是什么意思?”

    洛书回头看他一眼,燕怀远只觉得心中一颤,有种不太好的预感在心里升起。

    如鬼祟一般,将他那颗已平静的心撩拨起来。

    他的手有些颤抖,指了指那块灰黑色的土,又指了指洛书,竟一句话说不出来。

    洛书道“尸体埋进土中,会因为细菌的繁殖而产生**,一般情况下两到三年尸体的软组织会**而泥,尸体周围的泥土会变成灰黑色,颜色上要比周遭的土深一些。”

    燕怀远眉心紧紧的凝在一起,双唇颤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洛书虽然什么都没说,但他却感觉这块竹林之下埋的极有可能是他找了三年的未婚妻,望月。

    他踉跄一步上前,却被洛书一把扣住。

    “这里的土呈现灰黑色,而且周遭就丈之内寸草不生,所栽种的竹笋也已死了,说明极有可能这尸体之前曾中过毒。”

    伯颜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大人是如何看出这里埋的是尸体?”

    他的话也问出了别人的疑问。

    “除了这里土的颜色之外,还有一点,这个位置下沉了不少,尸体被埋之后,破坏了原有土层的结构,**的尸体也造成土质下沉。”

    “劳驾去请来元将军,这片竹林怕是要被破坏了。”

    ……

    元烈夫妇接到侍从的汇报之后显然很是吃惊,明明早上才请求过的事情,到是午后就被告知有发现。

    经得元氏夫妇同意之后,尸体被挖了出来。

    薛灵珊一瞧见森森白骨,当即吓的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洛书戴上手套,亲自跳进那坑里,将碎骨从里面捡出来。

    除了头骨,尸体其他部位的骨头都已找全。

    肋骨之前的那一块黑色骨头之外,其他地方都是白色甚至有变泛黄。

    尸骨被摆到了阳光之下。

    元氏夫妇双目通红,燕怀远也是申请恍惚。

    “咿!”

    元烈道“怎么?”

    “这是具男子的尸体,且死了有十年以上了。”

    燕怀远倏的睁开眼睛,双眸里再次燃起莫名的希望。

    “洛兄……”

    洛书看他一眼,示意他稍安勿躁,指着那些泛黄的骨头说道,“这叫尸蜡,只有死了十年以前的尸体才会出现,况从这耻骨的情况来看,这是具男尸无疑了。”

    元烈仿佛也松了口气,倘若爱女真是被人所害而葬于家中后花院竹林而不知,他这后半辈子也会在懊悔中渡过了。

    洛书道“有个不情之请,还望将军能同意。”

    “大人有话不妨直说。”

    “这片林子是何时种的?”

    元氏夫妻两人互看一眼,“应该有八年了。”

    “嗯,因为现在还没有找到尸体的头颅,所以这片竹林怕要是被翻一遍了。”

    元烈想也没想道“洛大人想做什么做便是,莫说是这一片竹林,就是这一湖水让元某给放干也可。”

    一湖水!

    洛书脑子里忽然想起了什么,“放干倒也不必,不如将军找几个水性好的人,去这湖底打捞,看看有没有其他东西。”

    众人看着那片波光潋滟的人工湖,只觉得一阵恶寒。

    她嘴里的那个其他东西,自然是指尸骨之类的……

    ------题外话------

    萨顶顶的左手指月真的很好听阿,我已被小鱼仙官圈粉不能自拔了。

    另欢迎来猜这男尸身份……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一品国士最新章节http://chinayoyu.com/yipinguosh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打造火影世界一卡在手姐姐有妖气豪门眷宠:季少的隐婚娇妻我能提取诸天我的绝色女皇守境人源赋世界执城戈壁之爱
chinayoy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