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中国小说网 > 科幻灵异小说 > 最强大师兄最新章节

第547—553章:春日妹子

最强大师兄 | 作者:文轩宇 | 更新时间:2018-11-06 02:02:50
推荐阅读:星际法师行虐仙记网游之剑破地球刑凶我老板是阎王都市阴阳仙医主神培养基地天唐锦绣历史背后有个鬼无限之穿越异类生命
chinayoyu.com
    小÷说◎网 】,♂小÷说◎网 】,

    于是乎,沈傲赶忙轻拍着她的背,连忙哄道“怎么了?蓉儿,好好的为什么突然就哭了呢?是不是生师父的气了?”

    “呜呜呜……。”蓉儿什么也不说,只是趴在沈傲怀里一个劲的哭。

    看到她这样,沈傲就更加着急了。他可以对任盈盈那种女人肆意的欺负,但是对蓉儿却是丝毫下不得一丢丢的狠心,见到黄蓉伤心垂泪,他比谁还着急。

    心中大感担忧之下,沈傲只好赶忙调动系统,将最后一个传功名额给了黄蓉。把自己三成的功力全部转嫁了过去。

    伴随着第三个传功名额转给黄蓉后,黄蓉的实力毫无疑问的突破了影步境。周围一阵罡气卷起,黄蓉的衣衫被吹拂的哗啦啦作响。

    但是这会儿还在伤心垂泪的黄蓉,根本没有在意这些,依旧趴在沈傲的怀里不断的哭泣着。

    “蓉儿别哭,为师这不是为了渡入仙气给你吗?你现在感受一下,自己的武功是不是提升了很多?”

    听到沈傲接连不停的安慰,黄蓉的情绪这才稳定了不少。一边流着泪珠子,一边吭吭哧哧的说道“呜呜呜,师父…好丢脸…好丢脸啊……。”

    “师父,为什么蓉儿会感到很心慌?还有,你脱我衣服干什么?”

    绿茵茵的草地上,沈傲搂抱着怀中的黄蓉,惬意的躺在一起。

    眼下蓉儿妹子赤着身子,蜷缩在沈傲的怀里,安静的闭着双眼舒适的睡着觉。

    可不能继续抱着这丫头消磨时间下去啊,沈傲还打算趁着这次进来,去另一个仙府空间中探望一下美人师父她们呢。

    正常情况下,只要沈傲离开昆仑仙府,就会把仙府时间与外界调节成1:5。换言之,沈傲在外界呆上五天,仙府中才过去一天而已。这么做,主要也是因为副本世界的任务周期太长,有时沈傲可能连续几天乃至半个月,都没时间回仙府陪伴美人师父她们。因此把昆仑仙府中的时间流速调节得慢一点,也利于沈傲来分配时间的安排。

    推了推怀中的黄蓉,沈傲柔声道“蓉儿,醒醒……。”

    “师父,再让我睡一会,你把蓉儿折腾的都快散架了。”黄蓉嘟了嘟嘴,睡意朦胧的摆手道。

    “可是你和莫愁她们分开这么久了,若是再不回去的话,他们就该担心了。”沈傲捏了捏黄蓉的小脸颊道。

    沈傲一踉跄,直接摔倒在地上。

    “咦,大师兄回来啦。”梦可可这妮子眼睛最尖,一眼就看到现身在湖边的沈傲了。

    “师父。”

    “夫君。”众女见到沈傲,不由赶忙从湖中游向岸边。

    沈傲微微一笑,主动走上前去。

    来到岸边时,梦可可腰间跨着救生圈不断的挥着手,示意让沈傲抱她上岸。

    沈傲伸出手来,把这妮子一把抱到了岸上。

    看了看梦可可发育娇好的身材,沈傲下意识的咽了咽唾液。话说梦可可这妮子,现在年纪和蓉儿妹子是一样的大吧?

    既然蓉儿可以那什么什么了,是不是意味着小师妹也可以开发一下?

    好吧,这样的念头沈傲也只是在脑子里想一想。对待梦可可这个小丫头,沈傲还是比较心疼的。

    而且,她可不像黄蓉那丫头早熟和聪明。太早让她接触那种事,未必是好的选择。还是让她继续快快乐乐的,享受着这童年的乐趣吧。

    “夫君,外面的世界好玩吗?”岳灵珊继梦可可之后,爬上了岸。

    沈傲随手从储物手镯里拿出一条毛巾来,替她拭擦了一下身上的水滴,回答道“外面的世界当然很好玩啦,珊儿,你想不想陪夫君一起出去见识一下?”

    “才不要呢,这仙府世界中多好啊,每天不需要修炼武功也能提升修为。最重要的是,大家都在仙府世界里,每天可有意思了。”岳灵珊俨然有一种成为众女当中孩子王的感觉。

    听到她的回答,沈傲才明白这丫头为什么不愿意出去。感情是因为她太懒啊!就因为在仙府世界中不用修炼武功也能提升,所以不愿意出去,这算什么理由?

    “师父,我们也不想出去,这仙府世界比外面有意思多了。”小昭紧随岳灵珊之后,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沈傲耸了耸肩,众女不愿意出去,他还能说什么呢?

    “那行吧,你们继续玩,我回屋去看看师父。”说着这话,沈傲便朝别墅中走去。

    五个妮子顿时撒欢似的,一个接一个又噗通跳到了湖水里,开始畅游了起来。

    沈傲笑着摇了摇头,顺手推开那别墅的房门。

    打开房门后,沈傲只见到屋内摆了两桌的麻将,萧霓裳正领着众女在牌桌上大杀四方。

    看到这一幕,沈傲汗滴滴了一番。话说,青鸾宫的这些女人们,都开始成了牌迷了吗?

    只见萧霓裳、东方白、毒岛冴子、黛绮丝四人围成一桌。另一桌则是周芷若、宁中则、赵敏、庚夕子四女。

    我去!芷若妹子,你怎么也跟她们学坏了?

    看了看这两桌正在打牌中的众女,沈傲又侧过头去看向其他的女人。

    神乐和冷冰凌是悠哉的躺在沙发椅上,各自拿着一本书籍在翻阅。嗯,这两位还算正常一点。

    又看看知画和百魅儿,两女居然在贴面膜做美容。而且身边不知火舞在给知画按摩,而紫藤儿则委屈巴啦的给百魅儿按摩着。

    最后,阿斯特雷亚和静香老师这两个兔子王,相互搂抱在一起趴在棉毯上睡着懒觉,呼噜声时不时的在客厅里回荡着。

    面对众女这番现状,沈傲真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不过,眼见众女在仙府世界中的生活过得并非那么无趣,他也微微松了口气。最怕的就是这么些女人呆在仙府世界里,不知道该干什么,那才是沈傲该头疼的事情啊!

    毕竟就算在副本世界里,沈傲也没办法把众女都召唤出去啊!带着这么一大票美女,任务什么的就别想做了,估计无论是走到哪里,都会引起一番轰动吧?

    “师父,我回来了。”

    “云儿,快来,帮师父摸两手牌。这两局手气都太差了,输了好几百两银子给她们三个了。”萧霓裳见沈傲进入大堂,赶忙欣喜的招了招手。

    沈傲脸色直抽抽!话说几百两银子对你这位青鸾宫掌门算得了什么?用得着这么抠门吗?

    毫无疑问,在被任盈盈挑起了兴趣后,沈傲自然是狠狠的,狠狠的,狠狠的把她那啥了一番。

    不过走前,沈傲倒是告知了任盈盈一笔交易,听到从沈傲嘴里说出来的那笔交易后,任盈盈整个人都呆傻了。

    交易的内容很简单,如果任盈盈能够把沈傲伺-候得满意了,那么沈傲不介意帮这妹子复活她老爹任我行。

    是的,没有错。就是复活!至少,在任盈盈面前沈傲是这么说的。

    沈傲虽然不能复活那个已死的任我行,但是他可以通过系统兑换追随者啊。虽然成为沈傲的追随者后,任我行很大意义上就不再是之前的那个他了,但是这事任盈盈又不知道。

    基本上,这也算是沈傲苦思良久,如何解决他和任盈盈之间血海深仇的一个办法吧。

    这事可由不得任盈盈相不相信,毕竟沈傲在她面前,展示过的神奇本事实在是太多了,包括将她囚禁在这么一个独立的小世界当中。

    只是复活任盈盈的老爹任我行,想要任盈盈完全放弃对沈傲的仇恨,这显然是不可能的。毕竟沈傲可是强行夺走了任盈盈的清白,此外令狐冲那熊孩子也是沈傲杀的。更何况在那之后,沈傲又对任盈盈做了各种践踏她尊严的事情。

    不过就算任盈盈仍旧恨着自己,只要他老爹是自己的追随者,就不怕她会反水或者报复。复活任我行非但不是对任盈盈的解放,反倒是更好的束缚住了她。

    有了任我行在,任盈盈就不敢再做任何的冒险。更确切的说,一旦她有什么动静,沈傲就能够通过任我行获知情报,这妥妥的是最佳的眼线和卧底了。

    从昆仑仙府中出来以后,天色已临近清晨,沈傲直接前往了之前与天字军暗中约定会面的地点。

    在金国首都燕京的一处宅院中,沈傲悠闲的坐在堂首喝着温茶。现如今,杨铁心和穆念慈已经被召出了昆仑仙府,随沈傲一并局促不安的等候在堂中。

    杨铁心的双手不断的发颤,他反复的呼吸了几口气,最终还是没能忍住心中的激动之情,问了句道“沈公子,你说你找到了…惜弱她人了?她…她现在还活着?”

    “此事确实不假,不过杨叔叔,你与你昔日那位妻子见面以后,还望有个心理准备才是。”沈傲又浅尝了一口茶水,喃喃说道。

    沈傲所指的需要有心理准备面对的事情,自然是指杨康这么个人物。

    老实说,沈傲是不太愿意放过杨康此人的。但是若是杀了他的话,也不合适。毕竟他是杨铁心的亲生儿子,杀了人家儿子,还要娶人家义女,这算什么道理?

    至于为什么要撮合杨铁心和包惜弱,可能也是出于沈傲对原著中两人感情未能圆满的一种遗憾吧。

    原剧中,杨铁心和包惜弱被追兵围堵,一起相约殉情而死的时候。他们的爱情可以说才是至死不渝。

    虽然包惜弱在王府生存了十八年,但却一直未曾变节,依然思念着杨铁心。杨铁心也是在十八年里,过着流浪的生活、寻找自己的妻子。

    十八年的等待,十八年的寻找。两人的爱情没有变,享不尽的荣华富贵面前。包惜弱断然离开,宁愿和杨铁心去过那贫穷困苦的生活。

    他们之间没有誓言,没有什么你是我的最爱,你是我的心,你是我的一切等等。这些华丽的词藻他们不懂。可是他们懂得什么是感情,什么是夫妻。

    因为你来了,所以我跟着你走。就是这么简简单单…。

    当两个人,哪怕为彼此付出生命也要执手在一起,其实这样的感情无需再用任何言语去修饰去刻画。

    清晨的阳光扑洒在宅院外,不久后,两名天字军带着一名姿容雍容雅气的妇人走了进来。

    虽然这妇人如今已经略见老态,但从她脸上的轮廓中,还是能看出昔日她是何等的绝代芳华。

    “惜弱!”看到进门的那妇人,杨铁心老泪纵横。

    “铁哥!”包惜弱噙着泪,激动不已的捂住了唇。

    两人就这样怔怔的遥遥相顾着…。随着这一声呼唤,十多年的时光匆匆而逝,包惜弱看着丈夫鬓角的白发,想着他这十数年大江南北不停的寻访自己的下落,而自己却毫不知情,一双美目中便溢满了泪花。

    杨铁心无声的走上前,颤颤巍巍伸出手来,替妻子擦拭掉泪水,自己却也落下泪来。

    一旁的穆念慈看到此情此景,更是激动的不能自禁,她自幼跟着义父四处流浪。唯一的目的便是寻找义母的下落,此时见到二人重逢,欣喜激动之余不免落泪。

    沈傲微微一笑,默然的退出了屋内,给两人的重逢留下安宁的空间。

    像这种煽情的画面,他实在不太喜欢围观。因为看到这样的一幕,会让他不自觉的想起前世的亲人。

    幽幽轻叹的走出屋外,适时一名天字军悄然来到沈傲的身边。

    “三十四,有事么?”沈傲不解的看向那名天字军。

    “主上,杨康被一位眼睛失明的黑衣女子带着逃跑了。”那名天字军下属如实的回答道。

    “哦?居然让他跑了?”沈傲眼睛冷了冷。

    “是…因为当时情况太混乱,那黑衣女子武功不俗,带着杨康逃遁走的时候,属下们已来不及追赶。”

    “知道了,还有其他的事吗?”沈傲有些索然无味的问道。一个杨康跑了就跑了,没什么大不了的。正好自己之前还在惆怅要不要杀了他呢,现在到好,这个问题不需要他去头疼了。

    “额…属下等人还在完颜王府搜到了一条异蛇,主上请过目。”当下那名天字军下属拿出一个竹笼来,笼子里有着一条火红色的蛇在里面不断的吐着信子。

    看到这异蛇,沈傲为之一愣。这蛇不正是那梁子翁耗费了二十年光阴,以各类珍奇药材饲养的药蛇吗?原著中郭靖正是因为食用了它的蛇血,使得内功大增。而且,以郭靖那种糟蹋的吃法,药力估计要耗损掉六成以上。

    这东西是好宝贝啊!有了它,兴许能帮李莫愁突破影步境的修为了。

    “嗯,不错,这东西我收着吧。”沈傲一挥手,当即便将那异蛇收入了昆仑仙府当中。昆仑仙府里灵气十足,兴许这玩意在里面还能再长大几分呢。

    原著中,梁子翁还有黄河帮的黄河四鬼,都是完颜洪烈府中聘请的武林高手。

    沈傲也是没有料到,这次对付完颜洪烈,竟然顺手把梁子翁的药蛇给弄到了手。

    意外的收获,无疑是让人感到极其欣喜的。挥退了那名天字军的下属后,沈傲又在屋外等候了片刻的时间。

    大约一炷香的时间过后,杨铁心搀扶着包惜弱走了出来。

    此刻,他看向沈傲的眼神,无疑是充满着感激的。

    见到沈傲后,他几度哽咽才颤声说道“沈公子,杨某人这次能够与惜弱重逢,这都是多亏了你啊。你不仅是念儿的救命恩人,不曾想,更是我……。”

    “杨叔叔,感谢的话就真的不必提了。现在你与伯母能够重逢,实乃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沈傲摆了摆手,临了又道“只可惜您那儿子杨康,似乎有高人带着离开了金王府。我的人,未能够将他带来。”

    听到沈傲这话,杨铁心眼中一阵难过,落寞的叹了一口气才有些不解的问道“康儿的事情,我已经听惜弱说了,这不怪沈公子。不过沈公子你是如何得知,惜弱是早年与我失散的夫人?之前在公子面前,我一直都是化名穆易相称……。说起来,这倒是我的过错。”

    沈傲高深莫测的一笑,悠悠道“之前杨叔叔也见识过在下那奇特的术法了,想来应该也知道在下不是普通的凡人。这占卜挂算的本事,乃是师门的不传之秘,还望晚辈不能如实相告。”

    沈傲故意卖了个关子,主要也是因为这事实在不好解释。毕竟沈傲之所以清楚杨铁心的身份,乃是从原著获知的。这种事,让他怎么回答?

    听到沈傲这么回答,杨铁心当即没有再多问了。既然是师门不传之秘,哪能够无礼的去打探?

    “的确,公子之前展现出来的仙家本事,委实让杨某人大吃一惊。不过,念儿能跟着公子您这样的夫家,却是她的福气。我和惜弱商量过了,现如今惜弱得以离开完颜王府,我们两夫妇好不容易重逢,打算回到牛家村去过些平静的生活。分开了这么些年,如今我们只想好好的陪伴彼此。”说到这,杨铁心用力的握了握包惜弱的手。

    而一旁穆念慈则是低着头,平日的秀气温柔已经尽数消失。红(润)的小嘴微微张了张,可却是因为心中的忐忑和紧张,吐不出半句话来。在其螓首低垂间,她也是不自觉多看了沈傲几眼。

    穆念慈当然知道,在杨铁心说出这番话后,其实意思已经是表明了要将自己托付给沈傲。

    望着那张俊秀得好似温玉般的脸庞,穆念慈的眼眸中,不由有些异彩闪烁。日后,这便是我的夫君了吗?

    穆念慈虽然和沈傲接触的时间并不长,但是当她在比武台上,被杨康羞辱时却是沈傲一把站了出来救下了她的性命。当时他说过的那番话,穆念慈依旧记在心田。

    正所谓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但同样的,美人何尝又不是难过英雄关?

    素来温柔秀气的穆念慈,在不知不觉间,心里其实已然发生了某些变化。

    “回牛家村吗?那么杨叔叔你们何时动身呢?”沈傲把穆念慈的神色变化都看在眼里,嘴角微扬却也不说破。

    杨铁心顿了顿,苦笑道“如果可以的话,今日我便想带着惜弱离开。至于念儿的话,我想让她从今日起,就跟在沈公子你身边,不知沈公子你怎么看?”

    十多年的分别和苦难,让杨铁心心力憔悴。现如今终于寻回了心爱的妻子,呆在这金国燕京城内,对他而言每一秒都是煎熬。只因为他心中实在害怕,下一刻妻子会不会又离自己而去。

    那金国的六王爷完颜洪烈如今虽被皇家抓捕,但万一他没有被治罪的话,是否又会把惜弱抢回去?

    “杨叔叔既然已经将念慈许配给我,晚辈自然会照顾好她的,杨叔叔只管放心。”沈傲微微一笑,上前牵住穆念慈的手。

    “杨叔叔要走的话,那我便送二位一程吧。”说完这话,沈傲招了招手,一名天字军无声的来到沈傲身前。

    “去,给杨叔叔和伯母牵两匹马来,顺带备上一些盘缠。”既然杨铁心已经把穆念慈许给了自己,沈傲当然也不能小气。这二人要回牛家村,总得给他们置办些银两。

    杨铁心听到沈傲这话,刚想要推脱拒绝,但是一想到这大雪封天的天气,若是带着夫人一路步行前往牛家村,怕是要吃不少苦头。索性,他也就承了沈傲这个情。

    燕京城城门外,是一片洁白无暇的世界,昨晚的燕京城,大雪纷飞,整个城外皆被鹅毛般大雪笼罩其中,一夜之间,令这个世界变了颜色。

    大雪厚逾脚背,一脚下去,便是一个雪窟,路阻难行。

    沈傲如今,正带着穆念慈和杨铁心夫妇道别。

    杨铁心携同包惜弱骑在马上,看着穆念慈的目光又是不舍又是欣慰。

    “乖女儿,送到这里就可以了。我和你义母此行与你离别后,就会回到那牛家村。若是哪一天,你想念起我们,便再来牛家村探望吧。如今你已是沈公子的妻妾,切记要好好的侍奉好你的夫家…。”

    “爹爹…。”穆念慈眼眸含着泪珠,紧握着杨铁心的手不肯松开。

    沈傲温和的走上前,拍了拍穆念慈的肩膀,安慰道“念慈,你义父现在能和伯母重逢,该是为他们感到高兴才是。”

    好说歹说,总算是安抚了穆念慈的情绪。

    随后两人站在城门口送别杨铁心夫妇离去,直到两人骑着马匹的身影消失在雪地里,沈傲这才挽着穆念慈回去。

    回到燕京城后,沈傲就带着穆念慈入住了之前的那栋宅院,顺便把黄蓉她们几个从仙府世界中放了出来。

    要说金国燕京这一带的鬼天气,还真是有够让人郁闷的。明明是三月的初春,但此地已经是飘着鹅毛大雪。

    沈傲没有急着离开燕京城,自然是为了等他的追随者扮演的傀儡皇帝,稳定朝堂的局势。待到局势稳定以后,才是沈傲前往蒙古的时候。

    六王爷完颜洪烈被捕入狱以后,金国上层官员无不引起了一场轰动。但是大多站出来替完颜洪烈说话的人,皆是在很快被镇压了下去。

    五日后,完颜洪烈被赐予死刑,并且在当日午时施刑。

    这种事情,沈傲连去围观的兴致都没有。

    当日,他悠悠的从卧室里的g榻上醒来,而眼下,他正两手紧搂着香软的穆念慈。

    两人虽未成婚,但杨铁心已是将穆念慈许配给了沈傲。沈傲哪会错失机会?在送别了杨铁心夫妇的当天晚上,他就顺利把穆念慈给‘吃’了。

    眼下,外面太阳几乎要悬于中天,白雪将阳光增强几分明亮,透过轩窗,屋内一片光明。

    雪白的轻纱幔帐中,穆念慈两颊酡红,娇颜如花。披散的青丝如云,乌黑似墨,雪白如藕的手臂夹着暖衾,在沈傲怀中扭过身来,隔着幔帐,望向明亮的窗口,懒懒的说道“郎君,外面的大雪好像停了呢!”

    沈傲闭着眼睛懒得睁开,暖衾中捂在穆念慈秀峰上的大手紧了紧,让背对着他的念慈妹子贴得自己更紧些,以便xiong膛能够感受到她娇-躯的温-软与rou滑。

    不时间,窗外黄蓉和李莫愁清脆如银铃的声音隐隐传入屋内,穆念慈听到她们的声音后,脸颊不免一红,有些羞涩莫名的对沈傲问道“郎君,我们还不起床吗?”

    穆念慈的语气带着些许温柔和无奈,两人的关系可谓发展得极其迅速。回想几日前,两人还是陌生的过客,可如今却变成了彼此最亲密的人,穆念慈心中既是感觉大为不可思议、又是一阵浓浓的甜蜜。

    沈傲嘴贴着穆念慈雪(白)细腻的粉颈,亲了亲,闭着眼睛,懒懒说道“再睡一会吧,外面那么冷,还是屋里暖和。”

    穆念慈缩了缩脖子,吃吃一笑,无力的抱怨道“夫君,蓉儿她们都起来了呢,若是被她们看到这摸样,让念慈如何是好?”

    穆念慈虽是这般抱怨着,却也任由沈傲搂着,事实上,她也舍不得这夫君温暖的怀抱。

    不过她毕竟和沈傲相识的时日尚短,对于这亲密的相处还不习惯,总会有几分不好意思。

    “郎君,我们打开窗户好不好?”穆念慈又躺了一会儿,这时总是听到屋外黄蓉她们传来的咯咯笑声,也有些心痒,想看看外面的雪景。

    沈傲点点头,这才松开手臂,朝着屋外随意的一挥手,一阵清风划过,朝南的那面窗子就被无声的推开来。

    顿时间,清新中带着几分凉爽的微风就这样徐徐涌入了进来,风虽然不大,却还是将白色的幔纱吹起,如杨柳般拂动,沈傲赶忙将两人身上的暖衾紧了紧,不让凉风有隙可钻。

    床的两头幔帐是丝缎,边沿是轻纱,雪绢丝缎将风挡住,只能稍许吹入一些微风而已。

    沈傲的体质本就不畏寒冷,这样的微风吹入非但没有不适,恰恰相反,还能给人予一种惬意之感。

    “哇!外面好大的雪啊,房屋都是白色的,整个世界好像全部变成了白色一样。”穆念慈撩开白色轻纱,探头看了看窗外,不由娇声惊叹了一番。

    “师父,出来陪我们一起打雪仗吧。”

    见到黄蓉这个调皮捣蛋鬼的举动,沈傲猛翻了翻白眼。不得不说,和黄蓉这鬼丫头相处的时候,自己也会变得富有童心一些。

    穿好了衣服后,沈傲这才懒洋洋的走出屋内。这时,一个天字军悄然的来到沈傲身旁。

    一般情况下,天字军是不会擅自打搅沈傲的,除非真的是有情报需要上报

    “什么事?”沈傲悠悠蹲下身来,搓了一个雪球

    “主上,金国的朝堂眼下已经完全纳入我们的掌控,即日起便能向蒙古发兵了。”

    “哦?这倒是一个好消息。既然如此的话,那么这两日便让金国发兵攻打蒙古吧。你们只需不计战果的攻打蒙古女真部落即可。过两日,我也会动身前往蒙古的。铁木真此人,交给我来对付就可以了。”沈傲把手中的雪球捏了捏,目光眺望向远处正在和李莫愁打闹的黄蓉妹子

    之所以让金国攻打女真部落,就是为了压制那铁木真的真龙之气。要知道,真龙之气的强弱,和国运可是有着非比寻常的联系。一旦国运势微,真龙之气也会紧随着衰弱。

    想当初朱元璋还未得势,真龙之气就比元朝皇帝要强大许多。这铁木真虽然算不得千古一帝,但是他可是元朝的开辟君王。在历代朝代中,元朝的疆土曾经一度扩张到历史最大版图。

    面对这样一个对手,容不得沈傲有半分的轻视。毕竟沈傲需要的,可不仅仅是杀死铁木真那么简单,而是要夺取他体内的真龙之气。

    “去吧,让咱们的皇帝陛下即日起整顿兵马,我需要你们三日后,把大军开赴蒙古国境内。”沈傲可不会管金国突然发兵,会造成一系列其他的影响。眼下,他需要的可是那铁木真体内的真龙之气。

    “遵命,主上。”天字军下属点头领命,再次无声的悄然退去

    沈傲手握着雪球,挂着笑脸朝黄蓉和李莫愁走去。

    眼下两女正站在梅花树下打闹着,她们各自穿着一袭貉裘白衣胜雪,既显玉洁冰清之余,又透着一丝雍容华贵。仅是这身名贵的貉裘,可是就足够那寻常人家三两年的开销了。

    “蓉儿,你个鬼丫头,竟然敢打搅为师睡午觉,看为师怎么教训你。”抛了抛手中的雪球,沈傲一副吓唬人的模样冲着她们走去。

    “啊,师父来了,快跑快跑。”见到沈傲过来,黄蓉和李莫愁惊呼了一声,双双朝着远处的园林跑去,身法实快似慢,踏雪无痕,冉冉间便隐入树林间。

    随即,沈傲便在这院子中,和她们打闹起来。

    抛雪球这种小屁孩的玩闹游戏,沈傲却是津津有味的乐在其中。

    愉快的午间过去后,结束和黄蓉她们的打雪仗游戏后,沈傲找了处单独的地方,打算使用掉那张追随者随机卡。说起来,这张救助穆念慈所触发隐藏任务奖励的追随者随机卡,一直还没用掉呢。

    不同于之前所获得的中级追随者随机卡,这张抽奖卡并没有标记详细的等级。那也就是说,可能抽取到中级的追随者,也可能抽到高级的追随者。

    当然,更大的可能其实还是抽取到一般的低级追随者。像独孤求败、西门吹雪这些,其实都只能算作低级的追随者。

    追随者不同于从属英雄,兑换价格实在是高得吓人。中级的追随者,最低兑换价格也是十万以上,高的高达百万。至于百万以上的,则是高级追随者了。

    “宿主是否选择追随者随机卡?”系统的提升音响起。

    “使用。”沈傲点点头。

    “随机抽取中………。”系统的倒计时随即响起。

    一阵白光闪过后,紧随着,便是一个黑色纤瘦的性-感身影,飘然站立在沈傲的身前。

    “春日,参见主上。”这黑色身影微微俯身,朝沈傲行了一礼。

    但是沈傲却险些被她这动作,给勾得鼻血横流。

    因为对方俯下身来的缘故,原本就叉开的衣襟不由露出了那深深的沟-壑。

    好…好大………啊!沈傲由衷的感叹了一句。

    “恭喜宿主抽取到追随者,为战国basara的女忍者春日。”系统提示了一句。

    不过这会儿有没有系统提示,沈傲都已然认出了这妹子的身份了。

    春日妹子给人的印象,并非她的实力,而是她那让男性口水横流的完美身材。不得不说,春日妹子的身材绝对是那种无可挑剔的类型。此外,她那婉转的小女人性格也很是讨喜。

    这一次抽奖,虽然没有给沈傲抽到一个像威震天那样霸力境的武者,但沈傲却没有半点不乐意的情绪。

    一个不知火舞的红衣女忍者,再加上春日妹子这个黑衣的性-感女忍者。妥妥的又是一对属性相当契合的姐妹花啊。

    鉴定了一番春日妹子的实力后,沈傲惊喜的发现,这春日妹子居然有影步境四层的实力。不得不说,这是个很出人意料的结果啊。

    面对春日妹子这幅模样,是个正常男人都没法按捺住心中的念头啊。

    沈傲的嘴角微翘,带着淡淡的笑意,这种笑意古怪的很。若是这会儿林朝英在的话,就肯定明白他带着这幅笑意是想要做什么了。

    “春日,你是完全忠于我的对么?”沈傲眯了眯眼睛问道。

    听到主上这话,春日当即不假思索道“当然,春日是绝对忠于主上的。”

    “那么,你愿意为我奉献你自己吗?”沈傲缓言问道

    春日愣了一下,但目光中并无半点抗拒,而是羞/涩的问道“主上是需要春日侍奉您吗?”

    “当然,作为我的追随者,这是你应尽的义务。”沈傲相当厚颜无耻的宣布道。

    自从上一次有了黛绮丝晋升为从属英雄的例子后,沈傲就没想过要放过任何一个女性追随者了。

    不知火舞是这样,林朝英是这样,眼下春日妹子又怎么能不在她身上打上属于自己的印记呢?

    “春日愿意侍奉主人…。”春日妹子脸色红红的。

    总的来说,和春日的第一次接触,过程还是很愉/快的,虽然这是春日的第一次,但她却是很主动。

    对此沈傲也是暗自奇怪,莫非这真命天子血统,还具有让女人更加动/情的效果不成?

    自从获得真命天子血统,尤其是又吸取了金国皇帝的真龙之气后。这方面的情况,尤为凸/显。

    穆念慈是这样,黄蓉妹子也是这样,之前沈傲还以为这只是两女的体质特殊呢。现在看到春日也是这幅模样,沈傲哪还能不起疑惑?

    “系统,真命天子的血统除了能激发天命瞳以外,还有没有其他的隐藏属性?”疑惑之下,沈傲不由而然对系统提出疑问道。

    “有的。不过由于是隐藏属性,宿主需要晋升真命天子血统第二阶位后,才能获得隐藏属性的详细数据。”系统木讷的回答道。

    沈傲心中大呼坑爹!还真特么是隐藏属性啊!要不是自己心中起疑,估计系统压根不会说明这些的吧?

    望着春日那身单/薄黑色忍者服,沈傲不得不从储物手镯中,取出一套狐裘给她换上。

    现如今外面还下着大雪呢,让春日妹子继续穿这么凉爽的忍者服就显得太不近人情了一点。虽然春日的黑色忍者服,的确是性/感的说…。

    “跟我来吧,春日,我带你去认识几个人。”沈傲打算让这忍者妹子负责保护穆念慈,毕竟能获得春日,全靠穆念慈触发的那个隐藏任务。

    “好的,主上。”春日换好了狐裘,脸上绯/红的气色还没褪/去。

    然而,就在沈傲带着春日走出房门的时候,远处黄蓉的娇颜却是去而复返,她突然出现在门口不远处。“咯咯咯,师父,看暗器!”

    黄蓉低下身去,随即又直起腰来,玲/珑的小手已经捏好了一个雪团,抬起手拿着雪团故意瞄了瞄,轻轻一扔,手掌大小的雪团呼呼向沈傲飞来。

    沈傲轻蔑的一笑,鼓嘴用力一吹。高飞来的雪团顿时调过头来,冲着窗口的黄蓉飞去。

    黄蓉看着袭向自己的雪团,当即轻轻一歪头,显得无比从容,当下那雪球差之毫厘的自她脸旁飞过,带起了几缕发丝飞向远处,落至远处的雪地里消失不见。

    这个结果黄蓉显然早已料到,想要打中这师父,那是痴心妄想。毕竟这师父的武功还有仙家本领,通通都不是自己可及的。

    但黄蓉本意就是为了玩乐,刚才的举动无非是为了捉弄沈傲罢了。

    “师父,你身边的那位美人又是从哪里找来的?”黄蓉叉着腰笑吟吟地问道,语气轻柔欢快怡然,她慢慢抬起了左手,手中赫然又有一个掌心大小的雪球,捏得形状滚圆,仿佛那煮熟了的汤圆。

    “鬼丫头,看来刚才为师对你的教训还不够啊!”沈傲狠狠的瞪了黄蓉那绝美嫣然的容颜一眼,教训道。

    黄蓉吐了吐香舌,很是得意的笑了笑。对于沈傲这般威胁,全然没有看在眼里。不过心中却是暗自提防,呆会儿若是打起雪仗来,自己得打起精神小心应付,以师父的小心眼,定然是要在那时报复自己的。

    鹿皮小靴踩在厚软的雪上,印下一个一个玲珑的脚印,黄蓉两只玉手放在背后,绞在一起,一脸欢快的笑意。 。,,。
最强大师兄最新章节http://chinayoyu.com/zuiqiangdashixiong/,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深海之龙我的一天有48小时法医探警无限巫道求索末世女僵尸最强灵魂主宰我真不会推理末世诸天纪漫威之召唤师降临超神天才系统
chinayoyu.com